站內搜索

彝學研究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研究 > 彝學研究論文精選

論彝族敘事長詩《阿詩瑪》的經典建構(1949-1966)

作者:?劉建波 發布時間:2023-12-02 原出處:?《民族文學研究》2020年第5期 點贊+(

內容提要:1949-1966年間,彝族敘事長詩《阿詩瑪》在新中國民族政策和自上而下的文藝規范引導下,經歷個人翻譯整理、跨傳播符號與傳播媒介改編、集體搜集整理、國慶文學獻禮等文化事件,實現了從民歌到敘事詩,從搜集整理本到國慶獻禮作品的轉變?!栋⒃姮敗返姆g、整理、改編之演替過程,體現了新型國家話語對民間文學的創造性轉換,由此《阿詩瑪》亦參與了建設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的認同形塑;這種形態轉變與認同形塑過程,也即其經典建構過程。
關鍵詞:搜集整理;敘事長詩;撒尼人;《阿詩瑪》

這里是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海量的數據,鮮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謝您訪問彝族 人 網站。


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中國民間文學史上具有世界性影響的《阿詩瑪》,最早是在云南彝族支系撒尼人中世代傳唱的民歌,隨著20世紀50年代初民間文學搜集整理、京劇改編、敘事長詩出版以及1960年代《阿詩瑪》電影敘事傳播等一系列重要文學事件的推動而聞名海內外。在《阿詩瑪》傳承發展過程中生成諸多形態的異文,不僅體現撒尼人深厚的文化積淀,也是彝族審美理想的象征,逐漸成為民間和官方公認的民間文學經典。以往《阿詩瑪》研究大多討論文本搜集整理的歷史,以及從文本內部出發討論作品的藝術特色、審美價值和主題思想等問題,這些研究忽略了《阿詩瑪》被建構為經典的過程。在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當下,討論《阿詩瑪》的經典建構,能更好地認識《阿詩瑪》是彝族優秀傳統文化的載體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作用,也可更好地發揮民間文學經典和優秀傳統文化的教育功能。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本文以文學外部研究為切入口,從歷時性角度爬梳20世紀50年代《阿詩瑪》翻譯、搜集整理、跨傳播符號與傳播媒介改編的史料,圍繞《阿詩瑪》從民歌到敘事詩,從搜集整理本到國慶獻禮作品,再到“我們民族的歌”等討論,演證這一口頭敘事是如何被建構成經典的過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  從民歌到敘事詩

作為《阿詩瑪》的“發現者”,楊放和朱德普二人的搜集整理,相對民間流傳的民歌和故事,一方面實現文本的固定,從民歌變為敘事詩;另一方面,從口頭傳播進入漢語書面傳播。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進入官方視野的民歌

從時間向度上考量,國內學人對《阿詩瑪》的搜集應該追溯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1949年秋,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區縱隊政治部隊員的楊放在路南圭山地區調查,借助于村民的彝語翻譯,經個人整理后以《圭山撒尼人的民歌和敘事詩〈阿斯瑪〉——獻給撒尼族的兄弟姊妹們》為題目,首次以漢文形式在《詩歌與散文》1950年9月號發表,共計170余行。民歌以第一人稱“我”來敘述,講述阿詩瑪出生、成長、出嫁、婚后不幸和思念親人的故事,出現“我”“我爹”“我媽”“阿哥”“阿嫂”“婆婆”“公公”“丈夫”等人物,故事單線發展,情節單一,阿詩瑪形象刻畫并不突出。全文各部分均以“媽的女兒呵”開頭,且反復出現,呈現彝族民歌一嘆三詠的結構特征。民歌表達撒尼女性婚姻不自由、婚后受虐待、人生不幸福等傳統敘事主題,隱含著阿詩瑪對父母包辦婚姻的無奈。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民歌《阿詩瑪》發表不久后,被以“記錄新中國人民的歷史”為辦刊宗旨的中國共產黨機關刊物《新華月報》全文轉載,阿詩瑪美麗、善良的彝族形象得以彰顯。由此,《阿詩瑪》從民間話語進入了官方主流話語。此外,《阿詩瑪》被作為新的文化動力源,不但被納入邊疆民族文化治理之中,還被納入新中國文藝體制和政治文化規約內,成為推動社會主義的人民文學作品,這是其實現經典建構的關鍵一步。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二)作為敘事策略的敘事詩

朱德普到路南地區調查搜集民間文學資料,其整理本以《美麗的阿斯瑪——云南圭山彝族傳說敘事詩》為題發表在《西南文藝》1953年10月號,這是刊物創刊兩周年紀念號,也是國慶四周年???。從刊物的組稿布局來看,分為“《西南文藝》創刊兩周年告讀者”“國慶詩抄”“美麗的阿斯瑪”“新事物速寫”等幾個欄目,與“《西南文藝》創刊兩周年告讀者”一樣,將“美麗的阿斯瑪”標題加黑,極為顯目??镉?個版面來刊登,同時還在《文藝動態》和《編后記》中對“阿斯瑪”做了介紹。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作為西南地區擁有較大讀者群和社會影響力的文學刊物,《西南文藝》向讀者和文藝界重點推薦兄弟民族文藝代表長詩《阿詩瑪》,使之得以進入西南甚至全國范圍,為經典建構提供更加廣闊的傳播、接受、欣賞和闡釋空間。朱德普整理的《阿詩瑪》長達300行,情節明顯擴容,全詩分成六部分,沿用“第一人稱”敘事以及“阿斯瑪”名稱。整個故事情節示意如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biaod1.png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從上圖可見,每個部分情節完整,總體顯示出故事的豐富性,尤其是阿黑智斗酋長過程中,三射金箭嚇酋長、射箭打老虎等情節曲折生動,有較強的吸引力,符合長詩吟唱特點。相比楊放整理本,長詩不僅出現了阿詩瑪被巖神害死情節,還凸顯了多組人物矛盾:阿詩瑪與伊布拜來富豪家、阿詩瑪與酋長、阿黑與酋長、阿詩瑪兄妹與巖神等,并將人物矛盾集中于彝族內部??傊?,經文人加工創作,生產出情節曲折的故事,形成較為完整的情節線,由多種矛盾斗爭推動故事發展,從而吸引更多讀者關注,既擴展了作品的可闡釋空間,又提升了作品藝術價值,無疑強化了《阿詩瑪》經典建構。文本中還有阿詩瑪與阿黑聯手智斗酋長的描寫,阿詩瑪從民歌中美麗、善良的少女形象變為智慧、勇敢和反抗成功的女英雄形象?!暗湫腿宋锊粌H是典型環境的產物,同時還將深刻地影響典型環境。二者的互動表明,典型人物的性格之中隱藏了歷史的密碼?!卑⒃姮斝蜗笫怯僧敃r社會現實和特殊環境塑造,同時蘊含著搜集整理者的主觀認知、撒尼群眾的現實反映以及國家主流話語的需要。朱德普的搜集整理已聚焦于“阿詩瑪與酋長”矛盾,并擴展到“阿詩瑪與巖神”矛盾,有意淡化或消解了“阿詩瑪與伊布拜來富豪家”矛盾,幾乎看不到阿詩瑪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包辦婚姻的苦惱。朱德普身為云南民族學院教育科教師,作為民族政策的宣傳者和踐行者,深入中央民族訪問團慰問過的彝族地區,通過搜集整理《阿詩瑪》,意在讓讀者通過作品看到封建社會彝族人民深受階級壓迫的真實狀況。而這與剛成立的社會主義新中國所推行人民當家作主、各民族平等團結的執政新理念,形成強烈而鮮明對比?!栋⒃姮敗返乃鸭泶偈挂妥宓雀髅褡鍙目嚯y歷史中生發共識,內心深處認同新生政權和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并實現其“當家主人”這一身份轉移。相較而言,楊放整理的《阿斯瑪》是獻給撒尼人的兄弟姐妹們的一曲哭嫁悲歌,朱德普整理的《美麗阿斯瑪》是獻給所有曾在封建社會受苦受剝削的勞動人民的一部勇于反抗、推翻壓迫制度的英雄史詩??傊?,朱德普整理本在《阿詩瑪》搜集整理史上有承前啟后的意義,其所塑造的阿詩瑪形象符合當時社會主流話語及文藝體制,更加凸顯《阿詩瑪》作為彰顯民間文藝力量的敘事策略,以回應當時人民內部矛盾問題,有力助推了《阿詩瑪》的經典建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三)國家治理需要下的跨傳播符號與傳播媒介改編

經過楊放與朱德普的搜集整理,主流文學刊物的刊布傳播,以及特定時期讀者期待視野的擴大,《阿詩瑪》的典型人物從文學界進入藝術領域。1953年初,云南軍區政治部京劇團的京劇表演藝術家金素秋、吳楓夫婦將《阿斯瑪》改編成京劇《阿黑和阿詩瑪》。全劇分為情別、搶親、追趕、誘惑、打虎、回聲等六幕。相比朱德普整理的敘事詩《阿斯瑪》,京劇中人物關系出現新變化:官員海熱作為媒人幫助惡霸熱布拜搶走阿詩瑪,強化官霸勾結欺壓民眾,并將矛盾從彝族內部擴展到彝漢之間。更重要的是情節發生了巨大轉折,阿詩瑪與阿黑的關系從原來的兄妹變成戀人,形成人為建構的“陌生化”敘事。該劇最后,彩虹出現,阿黑與阿詩瑪含笑佇立,讓撒尼人民心向往之,整個結尾形成巨大張力。從特定時期觀眾期待視野看,很可能是編導改編中刻意渲染的關鍵之筆。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世紀50年代,戲劇改編是民族文學經典建構的方式之一。從全國范圍看,京劇《三座山》、川劇《柳蔭記》引起較大反響。作為京劇現代化的代表作《三座山》,講述蒙古革命前云登和南斯勒瑪的愛情和蒙古貧苦牧民反抗巴拉干王爺的故事。川劇《柳蔭記》根據梁祝傳說改編,新劇一改舊劇思想含混的問題,表現古代男女青年反抗封建包辦婚姻和追求幸福愛情的強烈愿望?!栋⒑谂c阿詩瑪》編劇采用傳統京劇藝術反映邊疆少數民族社會生活,但“該劇沒有完全解決好傳統的京劇表演與少數民族詩歌舞蹈的有機結合,演出并不算成功?!奔毦扛?,有歷史因素?!墩赵宏P于戲劇改革工作的意見》(一九五一年五月五日)指示:“對舊有的或經過修改的好的劇目,應作為民族傳統的劇目加以肯定,并繼續發揚其中一切健康、進步、美麗的因素。在修改舊有劇本時,應注意不違背歷史的真實與對人民的教育的效果?!币环矫?,新中國初期的文藝政策延續了解放區的傳統,在《講話》精神指引下,戲劇和民歌因具有吸引民眾參與的特性而備受民間文藝界的重視,京劇《阿黑與阿詩瑪》,旨在積極發揮其社會教育功能;另一方面,在少數民族地區,尤其在西南邊疆省份更加注重民族與文化問題?!栋⒑谂c阿詩瑪》京劇改編,成為解決民族工作、發展民族文化和落實國家文藝政策的綜合策略。作為文化布局重中之重的云南來說,如何將多民族、多元文化資源與國家穩定和民族工作有機銜接,納入到國家治理體系中來,是當時面臨的主要問題。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從歷史維度來看,由延安時期歌劇《白毛女》到20世紀50年代京劇《阿詩瑪》和彩調劇《劉三姐》,階級斗爭主題在戲劇改編策略中一脈相承,通過行政力量開展“對人民的教育”并形塑認同;從漢族敘事到彝、壯諸民族的“多元發聲”,政治上的多民族主體得以獲得“文學共和”的確認。而從傳播符號和傳播媒介的變遷看,由長詩《阿詩瑪》衍生的戲劇形式和美術創作(圖1、2),使其從文字文本衍生出舞臺形象和視覺圖像,“少數民族”以“可視化”形式進入公共傳媒,進而實現推動統一多民族國家內部諸民族主體間的體認,借以完成“共同體”內的“想象”聯接?!把勰恐獭背蔀椤栋⒃姮敗方浀浣嫷闹匾画h。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ashima2.jpg

圖1:京劇《阿黑與阿詩瑪》劇照

正如劉禾在討論蕭紅《生死場》中指出:“作者從女性身體出發,建立了一個特定的觀察民族興亡的角度,這一角度使得女性的‘身體’作為一個意義生產的場所與民族國家的空間之間有了激烈的交叉和沖突?!卑⒃姮斪鳛橐妥迮源?,以其女性身體和外表形象作為彝族女性的地位、權力、話語生產的特殊場所,與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闡釋空間互動共生?!哆吔乃嚒穭摽柗饷嫔系陌⒃姮?,穿戴艷麗的撒尼服飾,簡約的側面肖像與復雜的頭飾圖案,形成強烈的視覺沖突,突出整體的紅色主色調。這不僅與階級斗爭、流血沖突、身體死亡關聯,而且是革命、政權、勝利的象征,是對中國兩千多年封建帝制的男權話語社會的民族國家形成強烈反差。因此,阿詩瑪這一人物形象已然走向傳播符號化的進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ashima3.jpg

圖2:《邊疆文藝》創刊號(1956年)封面上的木刻《阿詩瑪》(作者:黃永玉)

“事實上,對‘民間’或‘傳統’的借用,正是現代性知識傳播的典型方式?,F代政治是通過共同的價值、歷史和象征性行為表達的集體認同,因而無一例外具有自己的特殊群體的大眾神話與文化傳統?!弊鳛楝F代性知識的京劇《阿黑與阿詩瑪》改編雖然不理想,但仍然起到助力經典建構的作用。一方面,該劇以工農兵及兄弟民族為敘述主體,在舊戲曲改造中,引起文藝界領導的重視,強化其在官方視野和主流話語中的地位;另一方面,改編不成功,反而促成以行政命令組建圭山工作組開展《阿詩瑪》搜集整理工作,無疑為《阿詩瑪》經典建構提供了強大助推力。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二  從搜集整理本到國慶獻禮作品

在《阿詩瑪》經典建構歷程中,云南人民文工團圭山工作組在中共云南省委直接領導下,以團隊方式組織《阿詩瑪》的繼續發掘、搜集、整理和出版工作,其產出的文本(以下簡稱“搜集整理本”)嵌入了內容體量、藝術價值、闡釋空間等集體建構因素,經典化的動力超越了個人搜集和京劇改編。之后,由李廣田執筆的重新整理本,既完成了國慶十周年文學獻禮的政治任務,又激發了強大的經典建構力量。從“意識形態和文化權力變動”視域來看,足以形成特殊而強勁的政治合力,不斷推動《阿詩瑪》的經典建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阿詩瑪》搜集整理中的文學生產機制

1953年2月,云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袁勃和文藝界人士建議發掘整理云南各兄弟民族的民間文藝,并得到中共云南省委支持,緊接著召開云南省文藝工作會議,討論如何開展民族民間文藝的發掘整理工作。與王本朝將“第一次文代會”錨定為“代表國家實施對文學的規范和控制的重要措施和方法”類似,云南省文藝工作會議直接推進了以《阿詩瑪》為代表的云南民族民間文學搜集整理工作?!霸缭?951年成立‘云南省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籌備委員會’的同時,也建立了‘民族文藝工作會’的組織?!痹谠颇鲜〉谝淮挝膶W藝術工作者會議上,省委宣傳部決定在省文聯成立民族文藝工作委員會(筆者按:1955年3月,云南省文聯籌委會又成立民族文藝研究室,徐嘉瑞任主任),這個專門機構是全國各省區市中最早成立的,也說明云南在推動民族民間文學搜集整理工作中走在了前列。民族文藝工作委員會成立,是執行云南文藝政策的重要手段,為云南多民族民間文學發掘整理提供了組織保證,確?!栋⒃姮敗匪鸭碓谥泄苍颇鲜∥I導下進行,此舉成為這成為《阿詩瑪》經典建構的根本動力。組建多學科知識背景的工作組,人員構成有文藝界領導和民間文學、音樂、舞蹈工作者等,并由云南省委宣傳部文藝處處長黃鐵直接負責。由此可見,云南省人民文工團圭山工作組從成立前的準備工作、組織領導機構、人員隊伍以及工作計劃都顯示出規范性和系統性,形成民間文學搜集整理的合力,并作為云南文學生產機制中的重要構成,助推《阿詩瑪》融入新中國的文藝主流。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由云南人民文工團圭山工作組搜集整理,黃鐵、楊知勇、劉琦執筆,公劉潤色的《阿詩瑪(撒尼族敘事詩)》,于1954年1月30日、2月6日、2月13日分別在《云南日報》“文藝生活”欄目第3號、4號、5號上連載,該欄目由云南省文聯編輯,1954年7月云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單行本。至此,在《阿詩瑪》經典建構過程中,以召開會議、成立機構、組建工作組等為具體措施,形成一套完整的文學生產機制。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二)《阿詩瑪》搜集整理中的人民性

在《阿詩瑪》搜集整理工作中,筑牢人民性的思想根基是建構經典的重要導向。在搜集工作中落實人民性,在整理環節體現人民性,成為《阿詩瑪》經典建構歷程的兩條基本路徑。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搜集工作必須遵從民族政策……搜集工作也是群眾工作。搜集工作者應該深入生活,搞好群眾關系,‘也給也要’才能要到好東西?!弊浴栋⒃姮敗匪鸭ぷ鏖_始,工作者就意識到工作方法的重要性,首先選擇深入生活,目的是貫徹群眾路線,密切聯系群眾。工作組用兩個半月的時間去深入生活,以增加對勞動人民的了解,這既是繼承中國共產黨的優良工作作風,也符合新中國文藝政策的要求,不僅促成從事搜集整理工作的外來知識分子與撒尼群眾水乳交融,也實現對勞動人民的教育幫扶,這些也都是社會主義的改造內容。因此,通過民間文學工作的人民性理解民情并溝通民意,確保搜集整理的資料符合撒尼人的日常生活,即形成人民性規訓的民族文化、民族特征、民族心理和民族認同的《阿詩瑪》原始材料。由此可見,通過身體力行方式落實并獲得的人民性,為《阿詩瑪》經典建構提供了有力的支撐材料。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阿詩瑪》整理過程中,阿詩瑪人物形象如何做到既反映撒尼人傳統,體現撒尼人審美訴求,又遵循政治原則,符合當時的文藝規范,是擺在工作組和搜集整理者面前的一個現實問題。使長詩主題思想突出,更好地反映阿詩瑪的人民性和斗爭性,將新中國文藝體制中提倡的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并將原始資料中宿命論、封建迷信等傾向性材料給予剔除,用“人民性”的原則主線串聯起《阿詩瑪》的故事情節,最終通過整理將主人公塑造為社會主義新人形象:阿詩瑪是美麗、智慧、勇敢的完美化身,阿黑成為正義、強大、勝利的英雄形象。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誠然,《阿詩瑪》經典建構不僅體現在本文內容及動態搜集整理的過程中,還表現在體裁認定的過程中。從民間文學起源看,可以推測《阿詩瑪》最早是以撒尼人口承敘事和畢摩彝文經書形式流布開來。20世紀50年代關于《阿詩瑪》的體裁稱謂經歷了“民歌—口頭史詩—故事傳說—傳說敘事詩—敘事詩—民間敘事長詩”,從模糊到明晰,從民間化稱謂到學科化界定,最后確認為民間敘事長詩?!皩W術名詞的統一,是研究者思維的過程,也是達成共識的過程,同時也是它成為獨立學科的一個表現?!薄栋⒃姮敗敷w裁的明確化和定型化,既是搜集整理者對《阿詩瑪》文本內容和文體觀念科學化、清晰化認識的反映,也是文本經典建構過程的體現。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三)建構《阿詩瑪》國慶獻禮作品

1958年7月,全國民間文學工作會議提出民間文學搜集整理的“十六字方針”。隨后,中宣部開始布置搜集、編輯民間文學作品選及撰寫少數民族文學史的任務。至此,自上而下的民間文學搜集整理和國慶文學獻禮的文藝機制加速推進。從云南省來看,省委宣傳部也于1958年9月召開專門會議,商討編選云南各民族民間文學作品選及多民族文學史?!栋⒃姮敗贰睹犯稹贰栋⒓毜南然贰抖鸩⑴c桑洛》《云南歌謠》《云南民族民間故事選》《白族文學史》(初稿)、《納西族文學史》(初稿)等一批“三選一史”出版物由中國作協昆明分會列入建國十周年獻禮作品計劃。從全國范圍看,《嘎達梅林》《劉三姐》等一批反映人民反抗壓迫和斗爭主題的民間文學作品也被列為建國十周年文藝獻禮作品。因此,李廣田以中國作協昆明分會名義重新整理《阿詩瑪(撒尼族民間敘事長詩)》成為多重動力匯集之后生發的重要文學事件。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圭山工作組的《阿詩瑪》整理本發表和出版后,引起熱烈討論,一些重要的評論性文章在主流刊物相繼問世。這些文章大多從人物形象、主題思想、收集整理工作等各方面給以高度評價,但也出現了若干批評意見,在觀點交鋒中形成關于《阿詩瑪》搜集整理的早期討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北京大學文學研究所孫劍冰發表的《阿詩瑪試論》一文,指出圭山工作組的整理工作在翻譯、整理方法、資料選用、加工創作等方面皆存在可以避免的問題。此外,據《邊疆文藝》1956年8月號刊登的《關于發掘整理民族民間文學遺產的討論》可知,1956年7月20日,中國作協昆明分會民族文學工作委員會圍繞搜集整理民族文學遺產工作受《阿詩瑪》“公式化”影響進行了討論。這些史料透露以《阿詩瑪》為標志的云南民間文學文本化問題已經產生?!八鸭淼挠懻?,是學科意識提高的一個表現?!庇纱丝梢?,作為20世紀50年代中國民間文學的代表作,《阿詩瑪》搜集整理契合并已成為民族文化建設與民族國家建構的主流話語。關于《阿詩瑪》搜集整理本的討論,摻雜了歷史與文學的多重話語,并在含混、復雜的多種聲音中尋找標準的、科學的、代表國家話語的規范評價體系,而李廣田執筆的重新整理本則代表對國家意識形態主流話語的回應。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既是重要的政治事件,也是全國各民族和各領域在國家體制內集中實踐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認同的重大儀式。因此,重新整理《阿詩瑪》成為云南文藝界向國慶十周年獻禮的重要工作。1960年4月,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阿詩瑪(撒尼族民間敘事長詩)》。通過重新整理,旨在以新中國成立十周年的成績和經驗來不斷修正、完善和豐富本文內容,使《阿詩瑪》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的“我們民族的歌”。通過重新整理本中“阿黑射箭”情節的修改(表一)可看出對《阿詩瑪》的經典建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射箭,原是撒尼人祈求新婚女性生育順利而舉行的祭祀儀式,彝語稱“恩杜佬密色”。自朱德普開始的漢文整理本都借用撒尼民俗事象,旨在證明整理本內容的“真實性”。重新整理本關于“射箭”順序的調整,不僅使故事情節更加精練,而且讓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之間的矛盾沖突更加激烈,襯托出階級斗爭和人民反抗必勝的鮮明主題,既讓藝術感染力和思想活力得到升華,也使整理本的主題敘事與當時國家主流意識形態“共名”,加強了《阿詩瑪》經典建構。此外,三次射箭屬于民間文學的“三段式”敘事,符合民間文學的程式化表達??傊?,重新整理本進一步加強了借助彝族風俗宣示文藝政策的力度,這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對《阿詩瑪》經典建構起到助推作用。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三  從撒尼民歌到“我們民族的歌”

在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建構中,將民族民間文學納入國家話語,實現由各民族文化認同上升到多民族國家認同,是一種政治文化策略。從圭山工作組搜集整理的敘事長詩《阿詩瑪》到李廣田代表中國作協昆明分會重新整理《阿詩瑪》,實質是國家主導性意識形態所建構的撒尼人民歌《阿詩瑪》成為具有民族和國家雙重認同的“我們民族的歌”,從而實現《阿詩瑪》經典建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表一 “阿黑射箭”情節修改整理對比

biaoge4.jpg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翻譯是《阿詩瑪》搜集整理的重要環節。圭山工作組均由漢族組成,只能請當地兩位漢語水平不高的小學老師將彝語漢譯,邊聽邊記,從而完成加工整理。通過漢文整理本的翻譯,可看出討論《阿詩瑪》搜集整理的話語實質。在撒尼彝語中,“阿詩瑪”意為“蛇年蛇月蛇日出生的姑娘”?!斑@里的‘蛇’僅是記時符號,并無其他特定含義。石林撒尼民間怕蛇、討厭蛇?!碑斘膶W經典的“發現者”用階級敘事和人民話語規范《阿詩瑪》翻譯,必將強化主人公“阿詩瑪”的完美形象塑造,并在一定程度上弱化或抑制阿黑作為彝族英雄之神的形象。而彝族是一個有英雄祖先崇拜的族群,以阿黑為代表的男性英雄廣泛存在于民族歷史和集體記憶之中。漢族工作者肩負著用民間文藝參與多民族國家建構的重任,他們進入撒尼彝區搜集整理,代表新中國解放了歷史上苦難不斷的少數民族,通過他者的翻譯,呈現出以阿詩瑪代言的被壓迫的弱者女性形象,無不體現《阿詩瑪》翻譯中的政治力量。換言之,工作組的翻譯,使口頭文本或源于口頭文本的《阿詩瑪》與19世紀末法國傳教士保祿·維亞爾所見有所不同。這種演說者式的翻譯,使漢譯本具有了獨特的說服力和感染力,正如古羅馬政治家和演說家西塞羅所言: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不是作為一位解說者,而是作為一位演說家來翻譯的,保持相同的思想和形式,或者可以說,思想的“圖式”(figures),但使用的是符合我們表達習慣的語言。在這個過程中,我認為無須逐字翻譯,而是保留語言的總體風格和力量。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從某種意義上說,20世紀50年代《阿詩瑪》的搜集整理、京劇改編、長詩出版以及60年代電影改編甚至21世紀“非遺”語境下阿詩瑪旅游開發等一系列事件都是文化翻譯行為,起著跨界傳播和《阿詩瑪》的建構作用。就20世紀50年代《阿詩瑪》翻譯事件而言,新中國通過自上而下的政治力量和文藝規范,借助《阿詩瑪》翻譯事件對少數民族民間文化進行借用,一方面為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實現合法性的文學證成;另一方面,《阿詩瑪》由撒尼人文化建構成撒尼人民族識別后的彝族審美范型,形塑彝族形象。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由云南省委宣傳部出面,請省文聯副主席、作協副主席李廣田以中國作協昆明分會名義重新整理《阿詩瑪》,他提出“四個不要”的觀點,以及“少數民族的創作”“勞動人民的創作”“浪漫主義色彩的表現手法”等話語,是他對20世紀50年代云南少數民族民間文學本質和規律的科學認識與深刻體會,也是對那個年代云南少數民族民間文學搜集整理問題討論給出的官方回應。這些論斷,可視為云南民族民間文學的特殊報告,符合云南民間文學現實的政策表達。他的總結,旨在說明重新整理本是在遵循民間文學規律性基礎上的適宜修改,符合民間敘事長詩的原貌,更加聚焦于主人公阿詩瑪和阿黑反抗熱布巴拉的階級斗爭主題,并在矛盾沖突推進中使人物形象更加鮮明,善者益善,惡者更丑,讓阿詩瑪真正成為“撒尼人的阿詩瑪”,讓《阿詩瑪》成為撒尼人的歌。換言之,李廣田的重新整理,讓《阿詩瑪》既回到彝族撒尼人中間,又能走出云南石林,走向經典化的世界。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民族民間文學因集體性特征,表現出人民大眾的集體智慧、集體力量、集體貢獻,具有成為國家話語表達的天然優勢,重新整理本正是最大限度發揮這種優勢作用力并助推《阿詩瑪》經典建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結語

《阿詩瑪》的搜集整理熱潮,自20世紀40年代末持續到50年代末。此間及其之后,《阿詩瑪》被譯為多國文字出版,同名改編拍攝的電影也在國際上獲獎,這些文化事件既為《阿詩瑪》獲得了世界性聲譽,成為國際上社會主義中國的一個形象符號??鐐鞑シ柵c傳播媒介的改編過程,伴隨著《阿詩瑪》由撒尼人之歌到彝族之歌再到中華民族之歌的認同建構歷程逐層遞進,這一變遷過程,也即《阿詩瑪》經典化的過程。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將《阿詩瑪》的翻譯、整理、改編等文化事件回放到1949-1966年的文學長河中看,民間文學與現代多民族國家建構的邏輯關系更加清晰,二者通過轉換等方式實現鑲嵌互動、同步發展。一方面,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體制的建立,通過把階級敘事和新人形象植入各民族民間文學,從而出現自上而下的民間文學搜集整理運動,“可以看到新中國成立初期階級話語與民族話語之間的縫合努力,及中國形象與人民形象的多元一體性質?!薄栋⒃姮敗氛窃谛轮袊乃囌咧敢鸵幏断?,個人和集體參與搜集整理而生產的民間文學經典;另一方面,建構《阿詩瑪》經典的過程“也體現出民間文學的包容性和開放性,具有天然接近民眾的屬性,因此容易被改編和創造,它還具有講述中國故事的價值和文化統戰的意義?!睆倪@個意義來講,《阿詩瑪》對“十七年”文學的貢獻不容小覷。當然,《阿詩瑪》文學審美經典與他者建構經典之間相互作用,“在文學性的背后,總是政治性,或者說政治性本身就構成了文學性?!?span style="display:none">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總之,20世紀50年代彝族敘事長詩《阿詩瑪》參與了社會主義多民族國家的建設歷程?!栋⒃姮敗窂娜瞿崦窀璧健拔覀兠褡宓母琛钡难葑兒托嗡苓^程,是國家主導性意識形態對民間文學的創造性轉換,從而讓各民族由民族文化認同上升為多民族國家認同?!栋⒃姮敗方浀浠^程,既是塑造國家形象,又是塑造彝族形象的過程?!栋⒃姮敗返慕浀浣?,不是一蹴而就的,但也不會止步。Nb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這里是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海量的數據,鮮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謝您訪問彝族 人 網站。

作者簡介:劉建波,彝族,云南楚雄人,云南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中央民族大學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民間文藝學、神話學。
原載:《民族文學研究》2020年第5期。封面來源于網絡,文內插圖來源于原刊,注釋及參考文獻從略,詳見原文。文稿來源:微信公眾號-民族文學學會。

zuozhe5.jpg

【聲明】本文轉自公開互聯網平臺,并經彝族人網排版發布,旨在公益宣傳彝族文化和彝區發展。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完全贊同或者證明其信息真實性。文章版權歸屬作者和原媒體,如著作權人不愿意在本網發表或文章有問題,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或修改。特此向作者和原媒體致以敬意和感謝!  (了解更多…)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