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彝學研究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研究 > 彝學觀點與學術爭鳴

涼山州彝漢雙語教育現狀與面臨的挑戰——政策演變與實施的視角

作者:柴源 發布時間:2023-06-23 原出處:《中國民族教育》2018(10) 點贊+(
古老的彝族,還能有多少東西能在時代大潮中存留下來,也許不會有明確的答案,但我們可以盡力去為她留存一些有價值的文化,這就是彝 族 人 網的價值所在。

我國在民族地區大力發展雙語教育,各地雙語教育政策的本質目標是一致的,都致力于培養少數民族雙語人才,并幫助邊遠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家庭擺脫貧困,但是在執行力度和政策細節上有一些區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雙語教育政策執行時間較早,然而從一些學者的調查看,涼山的彝漢雙語教育發展(包括學前、小學、初中、高中和高等教育)目前面臨障礙,尤其是在理念認知、政策管理、教師資源、監督評估等方面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不足。本文分析涼山彝族自治州雙語教育的發展現狀和主要障礙,并提出嘗試性的修正方案。
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686624069618883.jpg

(涼山的彝族孩子們 郭建良攝)

涼山州雙語教育政策演變過程

根據涼山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和雙語教育實踐,我們可以將涼山雙語教育的發展分為幾個階段。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第一階段,從 1978 年至上世紀90年代末期。這一時期,雙語教育真正開始在地方政策中落實。政府部門和少數民族群眾都非常認可雙語教育政策,各類教材的編制和教師的培養都有著良好的起步。最重要的是,雙語教育“兩類模式”基本確立。一類模式是指從小學到高中,各學科均以彝語教學,此外單獨開設一門漢語課程。二類模式指從小學到高中,各學科均以漢語授課,另外單獨開設一門民族語言課程。一類模式針對的主要學生群體為居住在彝族聚居區,母語為彝語的學生。由于農村缺乏學前教育機構,這類學生進入小學前幾乎不會使用漢語。因此,一類模式學??梢宰屵@部分學生迅速學習和掌握知識,同時學習基本的漢語,這是一類模式學校的重要教學目標。二類模式學校的目標則是保護語言和民族文化的多樣性,讓不懂彝語的彝族學生可以接受彝語和彝族文化教育。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第二階段,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到2017年。2005年1月,涼山彝族自 治州人民政府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雙語教學工作的決定》,明確了雙語教學的價值。該文件提出了一類模式和二類模式的規劃、資金投入、學生資助與補助、師資安排、課程與教學改革、教材建設、教研支持等方面的諸多舉措。這一階段最大的變化是開展了雙語教育與高考升學的接軌工作,尤其是拓寬了一類模式高中學生的升學渠道,并且采用了中國少數民族漢語水平等級考試(MHK)。這一階段,發展一類模式學校是政策的主要目標,然而效果并不理想,一類模式學校的學生由于漢語水平差,在就業上存在障礙,家長普遍更愿意讓孩子進入二類模式學校學習漢語。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第三階段,2018年后。2018年1月,涼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發布了《關于加強雙語教育工作的決定》。文件提到雙語教育面臨自然條件、招生體制和就業趨勢等綜合因素的制約,并導致一些瓶頸問題。四川省調整政策后,從2017年高一新生即2020年高考起,涼山的一類模式高考試卷除漢語文、英語外,其他科目試卷統一用彝文呈現,學生可選用彝文或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答卷。在這一背景下,該文件確定了兩類模式的布局方案,在學籍管理、民族語文考試成績計入總分等方面進行管理和激勵,在雙語教師的高校培養、雙語教育畢業生就業機制、教師在職培訓、彝文教材建設等方面作了具體規定。這一階段,政策中明確提出,要強化二類模式的雙語教育。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涼山州當前政策背景下雙語教育的主要問題及原因

合格的雙語師資匱乏,雙語教師培訓效果不理想。涼山州從小學到高中的師資主要來自西昌學院和西南民族大學,然而兩所學校師范類專業招生人數有限,很難培養出足夠的雙語教師。高校畢業的非師范專業雙語人才,由于缺乏教育背景,很難通過教師資格考試。另外,由于當地其他部門也需要大量雙語人才,雙語教師經常被“截留”,加上教師崗位在薪酬上缺乏吸引力,走向教育領域的雙語人才很少。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同時,由于家庭經濟負擔和個人生活開支的負擔,即使是來自農村的師范生也更愿意進入城市就業而不是回到家鄉。一所部屬院校在第一屆免費師范生入學時對學生所做的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免費師范生選擇簽署協議的根本原因是家庭經濟困難,而并非出于對教育事業的熱愛[1]。因此,提高農村教師的工資和補貼可以說是吸引教師的重要手段。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由于對雙語教育缺乏專業和系統的定位,高等院校的師范類專業普遍缺少雙語教育相關的課程。這導致目前涼山地區的中小學雙語教師實際上基本不具備真正的雙語教學能力,并且缺乏對雙語教育和兒童認知科學領域的基本了解。2017年的數據顯示,大涼山地區僅有46%的彝語教師接受過雙語教學方法的培訓,這些培訓往往只是一到兩學期的短期培訓。在接受過培訓的教師中,僅有20%左右的教師認為培訓對自己的教學工作是有用的[2]。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雙語學生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階段輟學率高,雙語人才培養困難。據央視的新聞訪談節目《新聞1+1》2014年的調查,大涼山的四季吉村學生入學率低而輟學率高,在36個應該入學(6-7歲)的孩子中,僅有11個已經入學;而13-18歲的兒童,在讀書的僅有7人,21名學生已經輟學。有研究者指出,四川彝族小學入學人數較多,但小學高年級和初中輟學率很高。輟學后的學生由于年齡小,文化水平低,只能從事較為簡單和基礎的重復性工作,工資很低且工作環境較差[3]。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彝族小學生較高的輟學率,則反映出當地學前教育的缺失。母語為彝語的幼兒在學前教育階段(也是學習語言的最關鍵階段)沒有得到初步的漢語訓練,進入小學后跟不上,導致了雙語學生大量流失。四川省委、省政府在大小涼山農村實施“一村一幼”政策,然而在實施過程中,由于地方財政無法支撐公辦幼兒園的運行,園舍條件簡陋。學前班幼兒并不在營養改善計劃范圍之內,因此,食堂和園舍開支成為學前教育機構的負擔,入園幼兒的基本生活質量無法得到保障[4] 。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涼山州現行的“兩類模式”雙語教育體系過于生硬,不利于接受雙語教育的學生升入高中和高等院校繼續學習?!皟深惸J健彪p語教育體系缺乏轉換的“過渡期”,將升學考試作為劃分語言轉換的依據。由于一類模式學校僅僅將漢語作為一門單獨的學科學習,其他科目均使用彝語授課,大多數一類模式學校的彝族學生漢語水平很差。小學和初中在一類模式學校就讀的學生,即使希望在高中階段進入二類模式學校提高漢語水平,在以漢語為考試語言的中考中也很難考入二類模式學校,因此初中輟學率很高。在二類模式學校就讀的學生,雖然漢語水平普遍高于一類模式學生,但彝語水平并不達標。因此,二類模式學校也很難培養出精通彝族語言和文化的優秀雙語人才。雖然兩類模式在理論上都符合國家培養雙語人才和保護民族語言文化的基本政策,但效果卻與目標有很大差距,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這兩類模式在政策上過于生硬,不符合雙語學習和第二語言學習的基本認知規律和語言學原理。語言教育學家Lynn Malarz指出,語言學習不應僅僅是教授語言本身,更應該教授語言背后的概念、知識和文化[5]。而現階段的雙語教學形式單一,教師缺乏對語言背后的彝族文化的思考,學校教育脫離彝族社區的文化。此外,兒童認知和學習語言有特定規律,每個兒童的語言習得速度都不一樣。在兩類模式培養體系中,以中考和高考為基準分層分流,會導致一大部分語言學習較慢的學生流失。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高考加分政策及一類模式學生單獨進行語言加試等政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讓少數使用雙語的民族學生可以在高考中達到分數線進入高校學習,但Rehamo和Harrell的調查顯示,大部分民族學生依舊很難進入高等院校深造:從二類模式高中畢業并享受加分政策的雙語學生,由于初等和中等教育體系存在漏洞,實際學習效果和成績并不理想,在獲得加分后依然很難達到分數線;而一類模式高中畢業的學生,由于平時使用彝語教學,漢語水平很不理想[6]。很多教育工作者表示,理科的內容和知識很難翻譯成彝語(大多數只能音譯),邏輯性的東西用彝語教學十分困難,再加上彝語課本的翻譯和設計都存在缺陷,彝語教學輔助資料短缺,一類模式培養的學生在其他科目上的成績比較差,即使參加彝語加試,分數也很難達到進入高等院校的要求[7] 。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四川省調整政策后,2020年參加高考的一類模式學生試卷除語文、英語外,其他科目均可選用彝語試卷,并且二類模式學生的彝文成績也可以按50%的分值計入高考語文成績。這樣的政策無疑降低了少數民族學生通過高考進入高等院校的門檻,也讓高考更加包容、公平、合理。但是這樣的高考形式也需要高校提供相應的配套政策,例如給學生提供漢語預科教育,在高校建設雙語學習課堂等,讓進入高等院校的雙語人才真正融入以漢語為主要授課語言的課堂。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雙語教育政策的總結與討論

根據以上總結出的問題,筆者對現有雙語教育政策提出一些建議,以期為解決雙語教育政策執行過程中遇到的困難提供一點幫助。重新定義彝族聚居區的雙語教育。在雙語教育的過程中,應該將語言學習作為文化學習的橋梁和工具,而非死板地將語言課程看作是語言知識的灌輸?,F有雙語學校的語言課堂教學模式是教師講授知識、學生記憶內容,而教學內容根據教材設計并完全固定。在這樣的課堂中,教師和學生對彝族文化的理解無法成為教學的一部分,這種完全自上而下的知識傳遞過程不利于學生跨文化認知體系的形成。彝族聚居區雙語教育的本質是通過彝語文和彝族文化教學,讓少數民族學生獲得自我價值感和認同感,產生公民意識,最終在熟練使用雙語的同時得以透過少數民族文化看世界,達到“民漢兼通”的最終政策目標。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增加財政投入,填補雙語教師空缺。必須將財政投入放在有利于提高學習者積極性、提高雙語教學質量的環節,例如農村學校硬件設施的建設、貧困學生的補貼以及雙語教材和讀物的翻譯和開發等。財政規劃只有做到精確,才能真正提高政策的效度。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目前農村雙語學校建設面臨的一大困難是雙語教師的稀缺。針對雙語教師很難回流到農村的現狀,應該提高農村教師工資收入,特別是應當對掌握彝漢雙語并通過考核的教師給予單獨補貼,這樣可以激發少數民族雙語教師的教學積極性,也會激勵外來的單一語言教師了解和學習彝語和彝族文化,讓彝族文化在新時代得以傳承和發展。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提高農村教師薪酬待遇的基礎上,應建立合理的審查過濾機制。目前很多學校的彝語教師并不持有教師資格證,而是當地會說彝語的村民,同時也存在很多并不熟悉雙語教學的漢族教師,應該給這些教師提供培訓和學習的機會,讓前者在發揮自己雙語優勢的同時將科學的教學模式引入課堂,讓后者更加了解雙語教學的技巧和經驗。對于雙語師范生,應該在高薪吸引之后進行篩選,讓真正熱愛教師職業、懂得彝族文化、有跨文化教育經驗的教師走上一線崗位。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彌補雙語教育“兩類模式”的缺陷。兩類模式學校教學設計和升學考試政策設計都過于單一,忽略了當地學生和家長的實際需求:文化程度較低的彝族家長普遍希望孩子可以進入職業學校學習,盡快就業以擺脫貧困;彝族干部和知識分子則從整個彝族群體的發展角度出發,對彝語學習持肯定和支持態度。然而,目前的兩類模式對這兩種需求都無法完全滿足。只有在政策制定過程中加入對雙語學習者學習動機的考量,才能設計出合理的教育模式。例如針對前一種雙語學習者,可以增加彝漢雙語職業教育等幫助學生就業脫貧的項目;針對后一種學生則應鼓勵高等院校開設彝語和彝族文化研究等專業。由此可見,在政策制定過程中,考慮到政策受眾的經濟文化背景和心理需求十分重要,只有加入這些考量,宏觀政策才可能被細化執行并做到因地制宜,滿足當地群眾真正的需求。也就是說,僅有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方式是不夠的,明確宏觀方向后,地方政府還需要廣泛征求政策受眾的建議和意見,讓政策得到自下而上的支持。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另外,政策的制定也需要參考語言學和認知科學的規律?,F有政策中兩類模式之間接軌較為困難,無法滿足學生和家長的真正需求,導致一類模式學生漢語水平較低、二類模式學生彝語水平較低的現狀。雙語教育存在一個讓學生從母語過渡到第二語言的過渡期,在這個過渡期里,學生打消對陌生文化的恐懼感和疏離感,逐漸了解和掌握新的語言和文化,使用新的文化看待自己并產生自我認同感,最終在文化認同的基礎上熟練使用兩種語言。每個學生的雙語學習能力不同,過渡期也不同,不能生硬地按照升學標準和時間讓學生過渡。因此,在同一所初中學??梢圆⑿性O立兩種模式的班級(即以彝語為授課語言的班級和以漢語為授課語言的班級,并加開雙語雙文化課程),根據學生語言能力,并考慮學生對自己的期望,實行班級轉換,這樣兩類學生的雙語水平更加平衡,有助于解決兩種模式學生都面臨的升學難問題。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語言的學習離不開對文化的理解,而學校的建設也離不開社區鄉土文化?,F階段兩類雙語教學僅僅依靠統一的國家教學大綱,脫離實際文化符號:一類模式學生對漢語言符號的實際所指不理解,而二類模式學校的彝語教學往往流于形式。兩類模式都過于片面地強調單一語言的學習和使用,而忽略了文化環境對語言學習者的巨大影響。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通過對加拿大針對印第安學生雙語教育課堂的調查,不難發現,學校在雙語跨文化教育中充分利用了本土資源,如聘請社區中的印第安老人授課,帶領學生在社區中學習傳統印第安捕魚、烹飪和編織技術等[8]。由于印第安的根基在于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當地學校的雙語教師經常將課堂搬到戶外,將文化的意識形態在大自然中具體化,學生在潛移默化中習得了對本民族的認同感,并且收獲自我認同感。而少數民族學生對主流語言和文化的學習模式,則可以參考我國臺灣地區的教學經驗。臺灣地磨兒原住民雙語學校結合當地傳統咖啡、木雕等產業的發展,在課堂中引導學生討論時事、理財、環境等國際話題,帶領學生從建立民族意識到發展公民意識,最終培養原住民學生的國際視野[9]。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從這些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出,語言學習只有與本土文化結合,并且在教師的正確引導下讓學生透過少數民族文化認知世界,才有可能讓學生在傳承少數民族語言文化的同時學會漢語和漢文化,同時讓彝族文化走出涼山。這種學校課堂與本土社區相結合的教學經驗值得涼山州的雙語學校學習。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綜上所述,為滿足當地彝族家庭的教育需求,涼山州的民漢雙語教育政策經歷過數次調整。然而,當地的雙語教育政策仍然存在漏洞和缺陷,導致諸多問題,例如雙語師范生培養困難、雙語人才上升通道狹窄、彝族學生義務教育階段輟學率高、部分彝族學生漢語水平差導致很難就業等。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對彝族群眾的實際需求進行調查和研究,并學習國內外雙語教育的成功經驗,制定出更完善的雙語教育政策。R1d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古老的彝族,還能有多少東西能在時代大潮中存留下來,也許不會有明確的答案,但我們可以盡力去為她留存一些有價值的文化,這就是彝 族 人 網的價值所在。

參考文獻:
[1]姜澎.免費師范生冰火兩重天 [EB/OL].http://edu.qq.com/a/20100430/000216.htm,2010-04-30/2018-07-03
[2][6]AgaRehamo,StevanHarrell.Theory and practice of bilinguale ducationin China:lessons from LiangshanYi autonomous prefectur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2018.
[3]陳昌榮.民族地區中小學輟學務工問題分析——以四川彝區為例[J].理論視野,2016(6):80-82.
[4]馬錦衛,馬爾體.涼山彝區教育扶貧面臨的問題及對策[J].中國民族教育,2017(1).
[5]LynnMalarz.Bilingual Education:Effective Programming for Language-Minority Students[EB/OL].http://www.ascd.org/publications/curriculum_handbook/413/chapters/Bilingual_Education@_Effective_Programming_for_Language- Minority_Students.aspx.1998/2018- 07-04.
[7]滕星.文化變遷與雙語教育:涼山彝族社區教育人類學的田野工作與文本撰述[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1.
[8]Ball J. Aboriginal Young Children’s Language and Literacy Development:Research Evaluating Progress[J]. Promising Practices,and Needs.Canadian Language and Literacy Networked Centre of Excellence,2007.
[9]伍麗華.“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一所臺灣小學的扎根教育[J].中小學管理,2015(10).

作者:柴源,單位: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文理學院。
原載:《中國民族教育》2018(10);文字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聲明】本文轉自公開互聯網平臺,并經彝族人網排版發布,旨在公益宣傳彝族文化和彝區發展。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完全贊同或者證明其信息真實性。文章版權歸屬作者和原媒體,如著作權人不愿意在本網發表或文章有問題,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或修改。特此向作者和原媒體致以敬意和感謝!  (了解更多…)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