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社會.發展 Yi Society

當前位置: 首頁 > 社會.發展 > 焦點.觀察

普金華:深化全民國防教育 增強全民國防觀念

作者:普金華 發布時間:2024-02-26 原出處:彝族人網 點贊+(

前言:這是本文作者在2023年黨的生日前夕,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2周年,為黨的生日獻禮,受南華縣委組織部老干部局及南華縣“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的委派,與“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常務副團長王建林同志,同是“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副團長的劉錫海同志,于6月28日至30日走進龍川鎮火星社區、龍泉社區、海子山社區、斗山社區、西云社區、南秀社區共6個社區黨總支1240名黨員中進行宣講黨的二十大精神。這次具體宣講主要由劉錫海同志和本文作者擔任,宣講內容各有側重,本文作者著重從深化全民國防教育方面進行宣講。

彝族人-網是創建最早,影響力和規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網站。網站的目標,是構建彝族文化核心數據庫。

zuozhe.jpg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同志們:
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受南華縣委組織部老干部局及南華縣“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的委派,今天到這里來與大家一起學習。 談不上宣講,主要是發個言,與大家相互學習、相互交流、相互提高。深化對加強全民國防教育,增強全民國防觀念的認識。我今天發言的題目是:深化全民國防教育 增強全民國防觀念----對1978年2月入伍在原昆明軍區35015部隊的南華戰友參加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情況作個歷史回顧,前事不忘,后事之師。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強調:“ 深化全民國防教育”。結合學習黨的二十大精神,我就我在七十年代末所經歷的一場戰爭進行歷史回顧,告訴人們和平不易,忘戰必危。深化人們的國防意識,增強人們的國防觀念。弘揚優秀革命傳統,用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凝心鑄魂的政治自覺和思想自覺,進一步感悟思想偉力,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自覺做到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現就對1978年2月入伍在原昆明軍區35015部隊的南華戰友們參加過的一場戰爭作個歷史回顧。這場戰爭就是對越自衛還擊戰。對越自衛還擊戰,狹義上是指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中國、越南兩國在中越邊境爆發的戰爭。廣義是指,從1979年到1989年10年間的中越邊境軍事沖突。這場戰爭打了10年,主要的大的戰爭1979年打一次,1981年打一次,1984年再打,后雙方一直在邊界駐守、對峙,摩擦不斷。一直打到1989年才結束這場戰爭。在10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中,我們南華縣有18名熱血青年為國捐軀??赡芎芏嗄贻p人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有這么一場戰爭。這場戰為什么要打?這是大家頭腦中的一個懸念。這場戰爭主要是當時的越南在前蘇聯的支持下,不斷對中國進行挑釁導致的。中國與蘇聯、越南原本是友好的,我們稱蘇聯為“老大哥”,稱越南是“同志加兄弟”。但由于種種原因,導致關系惡化。首先是中國與蘇聯的關系惡化,前蘇聯不只是現在的俄羅斯,前蘇聯是由15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十分強大。后來蘇聯又由于種種原因,于1991年12月解體?,F在的俄羅斯只是當時蘇聯15個加盟共和國之中的一個。導致中蘇關系惡化的原因主要是在中蘇交往中,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提出的無理要求遭到中國領導人的拒絕,沒有達到自己目的而使關系惡化。中蘇兩國關系從1958年開始惡化,后逐步升級,到1969年,蘇聯軍隊數次入侵我國黑龍江省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中國一側的珍寶島,并炮擊中國岸上縱深地區。中國邊防部隊被迫進行自衛反擊,中蘇關系徹底惡化。中蘇關系惡化以后,蘇聯在中蘇邊境陳兵百萬,并在軍事和經濟上拉攏扶持與我國接壤的國家越南,將越南作為扼制中國的橋頭堡,妄圖對中國實施南北夾擊,阻撓破壞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 。對于越南來說,當時的蘇聯比中國更強大。1978年,越南一面出讓金蘭灣換蘇聯支持,一面加緊占領柬埔寨,繼而妄圖在東南亞稱霸。越南把金蘭灣出讓給蘇聯做海軍基地,使我國唯一一條開放通道被卡。越南又在1978年11月與蘇聯簽訂了具有軍事同盟的《蘇越友好合作條約》。有了蘇聯的支持、慫恿,越南也就有了敢于對抗中國的底氣。越南因為有蘇聯的軍事、經濟支持,并號稱是“世界第三軍事強國”,并不斷對中國進行武裝挑釁。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們稱蘇聯為大霸,稱越南為小霸。當時有一首軍歌是這樣唱的:“為四化做些啥,戰士自有好回答:鋼槍不離手,永遠跨戰馬,加緊練武藝,再苦也不怕,大霸小霸敢來侵犯,我們就堅決徹底、堅決徹底消滅他!”所以,對于中國來說,對越自衛還擊戰,是忍無可忍,被迫進行的一場不得不打的戰爭。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978年12月,中央軍委決策進行懲越作戰部署,決定用牛刀殺雞,震懾越南侵擾中國邊境及在東南亞進行擴張的囂張氣焰。同時,中央軍委下達了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戰略展開命令,任命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為東線廣西邊防部隊總指揮;又調武漢軍區司令員楊得志為昆明軍區司令員,擔任西線云南邊防部隊總指揮。作戰部署是:許世友指揮的部隊從廣西方向出擊,楊得志指揮的部隊從云南方向出擊。我軍的戰役決心是:在有限時間、有限縱深內,集中優勢兵力,迂回包圍,各個擊破,速戰速決,侵敵速回。戰略部署至1979年2月中旬,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批參戰部隊,共X個軍XX個師XX萬人,并有參戰、支前民兵、民工XX余萬人,云集廣西、云南中越邊境。各種軍用武器裝備云集,已箭在弦上,只等中央軍委的出征命令。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以上是對越自衛還擊戰的大背景和中央軍委的戰略部署。在以上的大背景下,更具體的是:越南在蘇聯的慫恿、支持下,大肆反華排華,驅趕華僑,越南軍人不斷侵入我國廣西、云南境內埋設地雷,制造事端,制造流血事件。從1978年8月至1979年2月,半年多的時間里,越南的武裝挑釁就達700余次,入侵中國領土160余處,打死打傷中國軍民300余人,嚴重危害了中國邊境地區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當時我們國家剛剛開始改革開放,這樣的環境會使我們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受到嚴重干擾破壞,使我國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胎死腹中。1979年2月17日,遵照中央軍委的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廣西、云南邊防部隊對侵犯中國領土的越南軍隊進行自衛還擊作戰。集結在中越邊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廣西、云南兩個方向對越南北方X個省XX個縣發起攻擊。經過浴血奮戰,自衛還擊達到了預期目的,完成了作戰任務。于3月16日全部撤回中國境內。我們部隊主要參加了1979年的這場戰斗。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對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情況.我為什么要講南華戰友和部隊集體?因為我們是舟橋部隊,舟橋部隊是一支比其他兵種更需要有高度的團隊精神,高度整體配合才能有效完成戰斗任務的特殊兵種。哪怕是只搬動一件舟橋器材,都需要至少兩個人配合才能完成一項作業的兵種。舟橋戰士的戰斗武器主要是鋼鐵制成的舟、橋桁及用鐵皮箍固的橋板。要把這些戰斗武器裝配起來成為一個整體、成為一件更大的戰斗武器---浮橋。能保障我軍汽車、坦克、大炮及戰斗兵員通過,單兵是無法完成的,必須有高度的整體配合。舟橋部隊不是直接與敵人面對面進行戰斗,而是特種保障部隊。所以舟橋部隊幾乎沒有個人英雄模范。舟橋戰士沒有像步兵戰友那樣,可以持槍扛炮進行作戰,沖鋒陷陣、短兵相接、刀刃相見的壯烈場面。但舟橋部隊又是一支進攻在前、撤退在后,對整個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有重要貢獻的英雄部隊。舟橋部隊是一支在我軍部隊進攻前,要事先在敵人眼皮底下,甚至在敵人大炮、飛機、機槍封鎖下,冒著槍林彈雨架設好浮橋,并在戰斗狀態下保證我軍步兵、炮兵、裝甲兵兵員以及后勤保障部隊彈藥物資、食品等能夠順利通過浮橋并源源不斷運往前線主戰場。戰斗結束后,又是一支最后撤出戰場的部隊。所以我們舟橋部隊在整個戰斗中是進攻在前,撤退在后。是保障我軍大部隊在有江河湖泊的特殊地區作戰能進退自如的保障部隊。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跨天塹,鎖狂濤,舟橋戰士逞英豪,激流滾滾腳下踩,攔江飛架戰備橋......這是《舟橋兵戰歌》。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戰距今已經45年了,當年在舟橋部隊參加這場戰斗的南華戰友們耳邊還時常會響起《舟橋兵戰歌》鏗鏘有力的旋律......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無論是在全世界什么地區、什么條件下作戰,特別是在江河縱橫的東南亞地區作戰,舟橋部隊都是一支必不可少的鋼鐵部隊;是一支長年與江河為鄰,與鋼鐵為伴,快速機動遂行渡河工程保障任務的特種保障部隊。在這個英雄部隊里,有XXX名1978年2月從南華縣入伍的戰友,他們分別被分配在舟橋、運輸、偵察、高炮、修理、技術、衛生、后勤保障等所有連隊。南華戰友是這支英雄部隊里的一支有生力量。自衛還擊戰中中國拍了一部紀錄片叫《奮起還擊》,紀錄片中,2月17日我軍發起總攻時,萬炮齊鳴后,紅河上出現的浮橋就是我們舟橋部隊架設的?,F在網上也有這部紀錄片,在百度上打上《奮起還擊》即可搜到。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下面我主要從六個方面向大家講述一下我們舟橋部隊的參戰經歷: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強化訓練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979年1月,部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南華縣入伍戰友這支力量(特別是舟橋專業分隊的戰友)與全團指戰員一起投入緊張的戰前訓練,他們在訓練基地的江河湖泊上揮汗如雨,爭分奪秒,苦練巧練,面對每匹200多公斤重的制式鋼鐵橋桁和每塊80多公斤重的制式橋板,需要兩名戰友高度配合統一,兩人以迅猛的動作將一匹橋桁同時立起,同時拉動,并用高級不銹鋼制作的約8厘米直徑、20厘米長的鏍栓準確迅速地插入橋桁的連接孔內,迅速套上鏍帽,用鋼筋制作的制式“小提鐵”擰緊;兩人一塊橋板同時抬起奮力前行又同時放下,又將小鐵桁壓固在橋板上,將約2厘米直徑、10厘米長的鏍桿插入桁孔擰緊固定橋板。這些操作動作必須嫻熟連貫,要保證不配錯桁,不鋪錯板,沒有人員和任何器材落水。江河湖泊上的舟橋作業要技巧更要力量,需要作業手有頑強的毅力、長久的耐力、勇猛的爆發力,打鉤篙,連接舟,配桁鋪板都是體力與技巧、勇敢與毅力的結合,練就過硬本領,以保證戰時能夠從容不迫,勇猛頑強,對舟橋技術的操作嫻熟自如,保證戰斗任務的完成。這樣高強度的訓練,時常使戰友們感到精疲力竭,而且稍有不慎就會使肢體致殘。南華入伍的戰友們,沒有一人叫苦叫累,沒有一人臨陣退縮,都決心要為保衛祖國領土,保衛邊疆人民安寧貢獻自己的力量乃至生命。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戰前動員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戰前訓練的間隙和晚間,團、營、連各級政治機關的政工干部(如:團政治委員、營政治教導員、連政治指導員等)都對指戰員開展了戰前動員,我記得作戰前我們團政治委員在團部大禮堂動員講話的基本內容是:大家都知道了,去年以來,我們的鄰國越南背信棄義,大肆反華排華,驅趕華僑,越南軍人不斷侵入我國廣西、云南境內埋設地雷,制造事端,制造流血事件。從1978年8月至1979年2月,越南的武裝挑釁就達700余次,入侵中國領土160余處,打死打傷中軍邊民300余人,嚴重危害了中國邊境地區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中國政府多次嚴正警告,但越南把中國的警告置若罔聞,當作耳旁風,不斷進行挑釁。這就是我國目前廣西、云南邊境形勢。根據上級的指示精神,我們的任務是要對越南進行自衛還擊。按照上級的要求,首先要給大家講的是,不能低估越南,越南軍隊是有戰斗力的,越南軍隊曾多年與美國和法國軍隊作戰,有豐富的戰斗經驗,特別是亞熱帶山岳叢林地的作戰經驗,有較強的戰斗力。而我軍則多年處于和平環境,而又剛剛經歷過10年“文革”,軍隊的戰斗力不同程度受到影響。對越南軍隊,我們不能低估,必須引起高度重視。但我們也不被他們氣勢洶洶所嚇倒。我們有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正確領導,有全國人民作為堅強后盾,有一支中國共產黨絕對領導下的忠于祖國、忠于人民的軍隊,我們對勝利充滿信心。按照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戰略部署,“要用殺牛的刀殺雞”,我們要深刻領會黨中央、中央軍委關于對越自衛還擊“主要是要教訓他一下”的戰略方針,我們不要越南的一寸土地,我們要的只是一條和平安寧的邊界。毛主席曾經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們要嚴陣以待,隨時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的召喚,時刻準備上戰場。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戰前準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緊張的戰前訓練期間,戰友們對時刻準備上前線作了充分準備,幾乎都給家里寫了信,有的還把平時節約的幾十元津貼也寄給了父母。戰友們還紛紛向連隊寫了決心書、請戰書。按照上級要求,每一名指戰員都捆好兩個包袱,連隊下發每人兩塊白布(應該是全團統一的),把自己的衣服分別包裝成兩個包袱(一個前運,一個后送)。前運的包袱里放(棉衣1套,絨衣1套,單衣1套,內衣1套,帽子1頂,鞋子1雙,襪子1雙,毛巾1條),用鋼筆寫上營、連、排、班及姓名(一般用對外番號:XX部隊XX分隊X排X班);后送的包袱只要有的東西都可以放在里面,寫上家鄉的地址及收件人姓名,如果本人在戰斗中犧牲,就將后送的包袱交給家人。并在“65式”軍裝的領章背面的“表格”里寫上部隊番號、本人姓名及血型,以保證自己和戰友如果負傷流血過多時,戰地醫院能迅速了解其血型為救護贏得時間。戰前準備工作部署時,團里還給82分隊部署了一旦有戰場傷亡,負責完成掩埋烈士遺體的任務。這些準備表明,戰爭是無情的,是要有流血犧牲的。戰友們都時刻準備為保衛祖國領土,保衛邊疆人民的和平安寧,捍衛國家尊嚴,獻出年輕的生命!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戰前,部隊還進行了簡單的越語訓練,比如:“諾松空葉(繳槍不殺)!”“宗堆寬紅毒兵(我們寬待俘虜)!”。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這一段時間,我們時常能看到連、排干部們左肩右斜挎著“五四”式手槍,扎著腰帶,跑步到營部、團部開會,領會上級精神,時刻準備帶兵出征。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開赴戰區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月上旬,我們部隊接到參戰命令,南華縣1978年2月入伍的XXX名戰友全部參戰,在不同的崗位履行不同的職責。接到參戰命令后,偵察分隊,舟橋一營、二營、三營的各舟橋分隊,汽車運輸分隊,炮兵及各保障分隊從部隊駐地分梯次向戰區開進,目的地是河口縣南溪鎮小南溪河及壩灑曼娥中越邊境集結待命。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各分隊的戰友們接到參戰命令時,按照事先準備的攜帶物品,背上背包,攜帶武器裝備,登車秘密從各自駐地出發,承載舟橋器材的上百輛解放牌卡車及運兵車全部被套上偽裝網,浩浩蕩蕩向中越邊境開進。舟橋部隊因為舟橋器材多,承載舟橋器材的車多,承載舟橋器材的卡車套上偽裝網行進,鐵流滾滾,威武雄壯,場面十分壯觀。沿途通過一些縣城及村莊時,群眾由于多年沒有看到過大部隊拉動這樣的狀態,都十分好奇,住足觀看,部隊過了一縣又一縣,過了一鎮又一鎮,過了一村又一村,群眾熱情不減,許多群眾還向戰友們揮手致意!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部舟橋一營于2月14日到達中越邊境的河口瑤族自治縣洞坪壩灑農場休整待命。這里群山連綿,樹木蔥籠,周邊生長著一林林橡膠林、芭蕉樹和一簇簇翠竹,綠樹成蔭,便于隱蔽。但因當天晚上一營一連一名站崗的新戰士因緊張不慎放響了一槍,部隊擔心被敵人發現目標,連夜提前轉移到河口縣南溪鎮小南溪河。各舟橋分隊及保障分隊都于2月15日前分別到達河口縣中越邊境南溪鎮南溪河及壩灑曼娥集結待命,做好一切戰斗準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上級命令舟橋四營不間斷強化訓練,并負責舟橋器材和各種物資的前運和支前保障,在完成各種物資的前運和支前保障任務的同時,隨時做好一切戰斗準備,一旦有戰場器材損毀及戰場人員傷亡,即迅速補入完成戰斗任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們部隊的主要任務是配屬陸軍第XX軍遂行渡河工程保障任務,保障進攻部隊能順利通過浮橋與敵進行戰斗。據偵察情報,紅河南岸,越軍布滿了地雷和竹簽樁,山上有越軍的陣地和明碉暗堡,越軍在對面日夜巡邏觀察我岸,一旦發現河上有什么動靜,即可形成交叉火力封鎖河面。紅河永遠是洪流滾滾,洶涌澎湃,桀驁不馴。還由于水渾,水下暗流涌動,河中有著暗礁等許多不確定因素。要在這樣的江河上架設浮橋,對戰友們將是一個嚴駿的考驗。生死存亡難以預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期間,為了隱蔽戰略意圖,部隊對承載舟橋器材的解放牌卡車、運兵車、高炮等都進行了偽裝隱蔽。個人都挖了單兵掩體(貓耳洞)加強隱蔽,防止被越軍炮擊傷亡。同時在紅河北岸開設進出口道路及渡場,準備木料,砍伐竹子,編制竹笆。木料用于鋪設進出口道路,防止車輛陷入泥沙中;竹笆用來鋪在橋面兩側,保護制式橋板不被坦克履帶損傷。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降服紅河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月16日夜,部隊接到上級準備架橋的命令,在夜色的掩護下,戰友們整裝待發。為便于夜間識別,每位戰友的左臂上都扎上一塊軍用白色毛巾,舟橋部隊一旦行動,無法避免地要整出較大的動靜,但都盡量避免發出響聲有條不紊地進入指定位置,隨時做好戰斗準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月17日凌晨,紅河上空細雨蒙蒙,道路有些濕滑,上級指揮員一聲令下,協同作戰的友鄰部隊兩棲裝甲戰車開著大燈向岸邊開進,舟橋部隊承載舟橋器材的一輛輛舟橋戰車開著車尾小燈排成縱隊跟進,行進的車隊猶如鋼鐵巨龍,通過用方木鋪成的進出道路向岸邊開進。舟橋戰士是舟橋作業手,只能輕裝上陣,指戰員們全部穿上橘黃色救生衣,防止負傷落水能夠得到及時有效救護。戰友們在夜幕的掩護下,舟車駕駛員與舟橋作業手密切配合,嫻熟敏捷地用操作鋼繩將一只只尖舟和方舟從舟車上滑落水中,汽艇、操舟機、沖鋒舟等協同作業,將多個系有特制尼龍繩的鐵錨拉向上游拋入河中抓牢河底淤泥拉固住舟體。夜幕下,戰友們緊張有序地進行著水上作業......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突然,南岸越軍的機槍向河面掃射,密集的子彈從戰友們身邊嗖嗖擦過,在舟橋一營正在架設的橋面上,一名四川籍的戰友身負重傷被運下火線。為壓制敵軍火力,掩護架橋,我岸裝備火箭彈的數十輛軍車上的火箭彈雨點般飛向敵人陣地,高射機槍噴著火舌壓制越軍火力,戰友們發揚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精神,奮不顧身堅持作業,以壓倒敵人的精神狀態進行戰斗。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浮橋架設在加快速度進行著。炮彈不時從頭頂呼嘯而過,在河中和岸邊發出劇烈的爆炸聲,舟橋作業手的戰友們正在專心致志作業,無暇顧及槍炮聲。但在岸邊負責保障任務的戰友們在夜幕下也能看到有的炮彈落入河中爆炸沖起的水柱,炮彈在水中爆炸掀起的水浪使舟體更加晃動,戰友們無所畏懼堅持作業......待到天剛蒙蒙亮時,我軍大部隊的總攻就要開始,十萬火急,不得貽誤戰機。各級指揮員焦急萬分但仍從容不迫指揮作業。戰友們用戰前練就的頑強的毅力、嫻熟的動作打著勾篙,將方舟與尖舟連接,嫻熟自如地將一匹匹橋桁連接,又將一塊塊橋板鋪設、固定。在河的兩岸連接部擔任馬頭架設任務的碼頭排的指戰員們紛紛跳入連岸的水中作業。越軍聽到河面上有舟橋器材碰擊的響聲,又開始向河面瘋狂掃射,友鄰保障部隊迅速用機槍火力壓制對岸越軍火力,炮兵部隊和我部高炮連立即對對岸越軍暗堡進行炮擊,摧毀多個目標。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紅河滾滾洪流聲和友鄰保障部隊炮兵及我部高炮連的掩護下,經過爭分奪秒的艱苦奮戰,在我軍大部隊總攻開始前,舟橋部隊在紅河的兩個渡口成功架通了分別為XXX.X米長的XX噸標準浮橋一座;XXX米長的XX噸特種浮橋一座。兩座浮橋橫戈立馬,鎖住了滾滾洪流,降服了天塹紅河,形成兩道堅不可摧的水上鋼鐵長城,把紅河北南兩岸連接在了一起。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月17日凌晨6時40分,隨著三發紅色信號彈騰空而起,我軍大部隊總攻開始,我岸的各種炮群萬炮齊鳴,震耳欲聾,數萬發炮彈雨點般射向越軍陣地,排山倒海,雷霆萬鈞,勢不可擋,炮彈爆炸的烈焰騰空而起,映紅了天空......此刻,我英勇的步兵、裝甲兵、炮兵部隊浩浩蕩蕩通過浮橋,沖向南岸,在南溪河渡口,幾輛坦克首先沖上陸地,坦克沖上去時即刻發出一連串的地雷爆炸聲,是坦克觸及越軍埋下的反坦克地雷和反步兵地雷,多名坦克乘員犧牲和負傷,另有幾輛坦克手奮不顧身加足馬力奮勇前行,碾壓出一條通道后坦克手們有的身負重傷有的壯烈犧牲。我舟橋部隊的戰友們及時將負傷和犧牲的坦克手抬下陣地。坦克手駕駛坦克戰車碾壓地雷的英勇行為給前進的部隊向縱深推進開辟了通路,后續部隊源源不斷地通過浮橋,沖向越軍陣地。解放牌軍用載重汽車把武器、彈藥、后勤保障物資源源不斷運往前線。2月17日一整天,仍然不時有越軍的炮彈從浮橋上空飛過,有的炮彈落入水中爆炸掀起沖天水柱……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我軍各兵種的戰友們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日日夜夜,舟橋部隊的戰友們也日夜在紅河上固守著這兩條鋼鐵動脈,密切注視著對岸越軍的動向。同時組織部隊對南岸的叢林地進行搜剿,我部的一名副班長和兩名戰士不幸踩響越軍埋設的地雷壯烈犧牲。自始至終,紅河對岸遠處都不時傳來零星的槍炮聲。友鄰炮兵部隊及我部高炮連嚴陣以待,嚴密注視對岸上空,防止敵機空襲。據說我空軍部隊也嚴陣以待,一旦有敵機起飛,我方將以十倍于敵的力量將其殲滅之。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 勝利凱旋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3月5日,新華社奉我政府之命發布聲明:“由于越南侵略者不斷對我國進行武裝挑釁和入侵,中國邊防部隊自2月17日起,被迫進行自衛還擊,現已達到預期目的。中國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起,中國邊防部隊開始全部撤回中國境內?!奔慈掌?,各參戰部隊采取交替掩護的方式,邊組織回撤邊清剿殘敵。云南方向參戰回撤的部隊兵員和武器裝備陸陸續續從舟橋部隊架設的兩座浮橋上全部撤回中國境內后,我們舟橋部隊才接到上級命令,拆除浮橋,撤回駐地。在友鄰空軍部隊和炮兵部隊的掩護下,順利拆除浮橋,回到駐地。在凱旋回營時,沿途人民群眾歡欣鼓舞,載歌載舞,喊著“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的口號,放著鞭炮,許多戰友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這次對越自衛還擊作戰中,我們舟橋部隊由于配屬陸軍第XX軍出色完成戰斗保障任務,有力地保障了戰斗勝利,被昆明軍區榮記集體三等功。我們1978年2月從南華縣入伍到舟橋部隊的這批戰友在這次戰斗中英勇頑強,對這次戰斗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重要貢獻。我們南華縣在舟橋51分隊戰士陸連福、邱丕太,舟橋52分隊戰士李金安,舟橋72分隊戰士金有文等在戰斗中表現出色,分別被記三等戰功。51分隊戰士李正華等一批戰友在戰斗中表現突出受到戰場嘉獎。一批戰友還火線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這場戰爭至今已過去了45年,歲月的長河沖淡了許多記憶,可這段經歷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時常浮現在腦海里,仿佛就發生在昨天。每當想起這段經歷,都令我們熱血沸騰,心潮起伏,思緒奔涌,刻骨銘心,永生難忘。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回顧歷史,勿忘英烈。和平不易,忘戰必危。我們要深化全民國防教育,增強全民國防觀念。讓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防、我們的各項事業強大起來,能夠抵御一切侵略者,讓他們有來無回。讓我們更加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讓我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新時期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為鄉村振興,為南華的社會經濟發展無私奉獻。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的發言就到這里,有不對的地方請同志們批評指正。 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謝謝大家!SHA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彝族人-網是創建最早,影響力和規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網站。網站的目標,是構建彝族文化核心數據庫。
作者簡介:普金華,男,漢族,1962年1月生,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南華縣紅土坡鎮大旭宇村委會大凹子村民小組人。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陸軍指揮學院及中共中央黨校函授學院,大學文化。1978年2月入伍, 1981年10月入黨。參加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歷任戰士、班長、副排長,鄉武裝部副部長、部長,縣人民武裝部(正團級)政工科副營職干事、軍事科副營職參謀、政工科科長,部黨委委員,縣國防教育委員會成員,縣國防動員委員會成員,縣人民武裝委員會成員等職,中校軍銜。2000年9月轉業到南華縣公安局工作。先后任南華縣公安局政工辦主任、縣公安局副處級職級(副處級偵查員)、縣警察協會秘書長,縣公安文聯副主席兼秘書長,人民警察四級高級警長、一級警督警銜。勤于筆耕,有6000余篇(幅)作品被《人民日報》《半月談》《解放軍報》《人民文摘》《博覽群書》《戰旗報》《云南日報》《邊疆文學·百家》《云南警察文學》《楚雄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云南人民廣播電臺等各級各類新聞媒體及文學刊物刊(播)。先后參與完成楚雄州公安局編寫的楚雄公安文化系列叢書《文耀彝警》(一部四卷)撰寫編輯工作;參與南華縣編輯出版的云南省軍事志叢書《南華縣軍事志》和《從高原湖走向世界?!贰赌先A縣文史資料選輯——紀念對越自衛還擊戰勝利40周年專輯》等10余部書籍的撰寫和編輯工作。與人合作著有云南民族文化保護傳承與創新發展“雙十”工程叢書《咪依嚕風情谷——楚雄彝族自治州南華縣小岔河村》一書及個人著有中國鄉愁文化書系·南華《雨露燈語·雨露》一書。有作品入選《新時期中國共產黨人》《中華名言詞典》《中華名人格言》和由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的《警察制度改革與發展研究》等多部書籍。1982年、1999年、2004年先后三次榮立三等功(二次軍功,一次警功),110余次受到各級各類表彰獎勵。2020年12月從南華縣公安局退休。系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南華縣作家協會副主席?,F任南華縣“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副團長、矛盾糾紛調解志愿服務隊隊長、理論宣講志愿服務隊隊員及助力產業項目招商工作志愿服務隊隊員。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