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文學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散文/隨筆/小品

普金華:2022茶葉之鄉兔街行

作者:?普金華 發布時間:2023-11-16 原出處:彝族人網 點贊+(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我的故鄉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南華縣五頂山鄉腳下的禮社江畔,再往南走近百公里就是遠近聞名的茶葉之鄉兔街鎮。還是童年和少年的時候,每當家里來客人或是村中的我們要用各種稱呼來稱呼他們的男人來家里時,父親總是拿出一個用青布制作的小“茶口袋”,小心翼翼的把茶倒出來一小撮放在“茶罐”里面,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點點還要把它撿起來,將“茶罐”放進火塘里面將茶葉烤制后倒入開水煮沸,并用一節稻草制作成一個小圓圈放在“茶罐”口上,阻攔倒茶時茶葉溢出罐口,后用兩個茶盅倒出茶水后再兌上一點點開水飲用,喝淡了又換茶,循環往復。我們小孩在旁邊聞著茶的味道是香噴噴的。父親一邊喝茶一邊向來人介紹,說這是兔街茶,兔街茶茶好,味道正,但兔街茶難買到,買兔街茶要注意瞧茶條,茶條要像“麻雀屎”,這種才是好茶。我們聽著一知半解,但看著他們喝著茶的滋味很是享受。
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1.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好多年后,參加工作了,也時不時的喝到兔街茶,名不虛傳,確實好喝,并經常找著買兔街茶喝。聽說兔街還有千年古茶樹,并一直想到兔街看看千年古茶樹長在哪里,是什么樣子?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2.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22年5月,有幸參與兔街鎮黨委、政府與縣文聯組織開展的“兔街印象·最美茶鄉”文學創作采風活動。5月14日一大早,州、縣文聯及作家協會一行16人,6女10男從南華縣城統一乘車前往兔街鎮,我與其中三位文友乘坐3號車,四輛車子前呼后應,相互照應,一路上文友們有說有笑,車子風馳電掣般地行駛在崇山峻嶺之中,雖然山路崎嶇但也風景優美,一路的山上綠草油油,不時地見到牧民放著黃牛、黑山羊,一些村莊路邊的各種樹木、果木郁郁蔥蔥,一些樹木已掛滿果實,確確實實地體驗到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隨著滾滾車輪一路前行,不多時已到達紅土坡鎮與五頂山鄉交界的禮社江大橋,在橋頭的鳳凰樹下,樹旁的亭子里有果農在賣自產的水果,大家下車小憩,橋頭的鳳凰樹旁立有一塊 “滇西南武裝革命斗爭游擊根據地”石碑,文友們一起拉起“‘兔街印象·最美茶鄉’文學創作采風活動”的布標在石碑前合影留念,部分文友買了些水果后向五頂山鄉進發。約40分鐘后達到五頂山鄉吃中午飯,飯后爭分奪秒繼續前行……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8.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采風隊伍馬不停蹄地先后到了幾個地方后,下午14時30分左右,進入兔街鎮干龍潭云南哀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要去看兔街境內最古老的野生古茶樹。這里說是干龍潭,但一點也不干,是一條流淌著清清泉水的彎彎的小河,泉水叮咚,清澈見底,河邊楊柳依依,綠草青青,空氣清新,再往里走,河兩岸有的地方怪石嶙峋。此時,天空下起小雨,大家披上兔街鎮政府事先準備好的白色輕薄塑料雨衣,采風隊伍形成縱隊行進,走了一段路程后進入古茶樹所在的白草山,白草山在我們進去的小河的左側,從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上去白草山,這段路程是“望天坡”,既長又陡,有一段路上有一棵倒下的大樹橫攔在路中間,下面形成一個洞,大家只能躬身從樹下的洞中爬過。越上去越是原始森林,大家走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塑料雨衣外面是雨水,里面是汗水,有的文友跟不上隊伍,縣文聯主席李天永擔心人員走失發生事故,不停地招呼大家:“大家不要掉隊,注意跟上!”走了一段陡坡后,穿過一條泥濘的小箐溝,走進稍稍平緩的“落葉區”,腳下是厚厚的落葉堆積的黃褐色“地毯”,走著有些彈性,雨漸漸下大,大白天的,走著走著森林中慢慢變黑,好像有一種夜幕降臨的感覺,有幾位文友大吼了幾聲,聲音在山谷中長長地慢悠悠地回蕩。越往上看山越高,越往下看箐越深,原始森林里“望不出去”,山林間長滿高高的長長的粗大的藤蔓,幾乎看不清是樹纏藤還是藤纏樹。進入這幾乎是大樹籠罩著的“望不出去”的原始森林,加之下著濛濛細雨,走著走著感覺這原始森林中天空更加昏暗,走過一段茫茫林海,說是快要到達野生古茶樹時,大家開始興奮起來,你追我趕,爭先恐后,可是這里山坡更陡,更可怕的是陡坡上長滿了蕁麻,一不小心就會被蕁麻“燙傷”。好在隊伍中還有一位當地村中的“向導”,他用一根粗大的木棍在蕁麻林間左右拍打,開辟了一條通道,大家才跟著行進,就是這樣,因為路滑坡陡走路有些站不穩,我的手還被蕁麻“燙”了一下。大家終于爬到了野生古茶樹下,野生古茶樹上下是一個長長的陡坡,野生古茶樹樹干很高大,舉目一看,古茶樹直刺云天,樹干的根部長滿像青苔一樣的小藤蔓綠色植物,野生古茶樹科名為山茶科,種名為大理茶,這里海拔2488米 ,據說野生古茶樹在這里生長了1700多年,是兔街轄區內最古老的“古茶王”。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3.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好不容易到了千年古茶樹下,大家爭先恐后與野生“古茶王”合影。此時天空中又下起了濛濛細雨,有人提議大家集體與野生古茶樹合個影,但這里是陡坡,很難找到一個集體與古茶樹合影的角度,冒著濛濛細雨,在攝影師的指導下,大家在野生古茶樹上方擺成“U”字形,攝影師由上往下拍了一幅大家與野生古茶樹的合影照。來到這里非常不容易!這可是“千年走一回”,終于看到了千年野生“古茶王”,一睹 “古茶王”的“尊容”!大家了了一個心愿。  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4.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下午16時30分左右,大家離開野生“古茶王”下山,上山艱難,下山也艱難,又是一番艱難“爬行”,森林中有幾處泥滑路爛的地段,一位文友因為路滑摔了一跤,裹得渾身是泥,爬起來繼續前行。大家一路上互相關照,險滑的路段相互牽著,攙扶著走,安全返回到了出發地。當晚食宿兔街小鎮。住宿的地方在兔街小河邊上,勞頓了一天的大家聽著兔街小河如音樂般優美動聽的淙淙流水聲進入夢鄉。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7.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5日,大家又早早起來,吃過早餐后,冒著小雨前往兔街鎮半坡村委會三家村探訪相對野生“古茶王”要“年輕”得多的古茶樹。參觀了半坡茶廠,品嘗了半坡春茶。大家在半坡茶廠購買了一批茶葉。我也購買了500多塊錢的茶葉。在半坡村委會吃了中午飯。當天下午返回到南華縣城。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6.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客從遠方來,多以茶相待。人生就像一杯茶,苦中有甜,甜中是苦,先苦后甘。人生是在品茶中思索,在品茶中感悟,在品茶中成長。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兔街,是個生產好茶的地方。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兔街,也是一個客至心常熟,人走茶不涼的地方。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別了,兔街,明年春茶上市時,我還會再來!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jie5.jpgFJ4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注:本文原載《龍川江》(南華縣委宣傳部主管、南華縣文聯主辦)2022年第3期。入編《兔街印象—文學作品集》。
作者:普金華,系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楚雄彝族自治州南華縣作家協會副主席;人民解放軍原中校;人民警察原四級高級警長、一級警督;南華縣“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副團長、矛盾糾紛調解志愿服務隊隊長。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