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文學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散文/隨筆/小品

普金華:初學寫作時的幾則感言

作者:?普金華 發布時間:2023-11-14 原出處:彝族人網 點贊+(

?前言:這是筆者初學寫作時的幾則感言,坦誠地吐露了自己初學寫作時的苦澀甘甜及心路歷程(按被媒體采用時間的先后順序排列)。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zuozhe.jpg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的《剪報冊》

我的剪報冊十分精致、美觀,紅色栽絨外套上印有“剪報冊”三個金光閃閃的漢字并注上了拼音,是我自己精心設計制作的。朋友們見了都很是羨慕。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的《剪報冊》不僅是封面美觀,更重要的是它有豐富的內涵。它集有我4年多來在各級各類報刊上發表的新聞作品,也使我從中品味到了業余新聞寫作的苦澀甘甜。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1987年,我剛剛學搞業余新聞寫作時,幾乎把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來“爬格子”,爬啊,爬啊,終于第一篇“處女作”——僅有100多字的簡訊在《楚雄報》上發表了,看到報紙的當天我激動得把報紙拿到宿舍里看了一遍又一遍。從此,便經常給《楚雄報》投稿。并經常閱讀報紙。有時報紙沒有及時送到我就自己到郵局去取,業余時間都一頭扎進了報紙堆里。如醉如癡,從中吸取營養,學習別人的寫作技巧,初步掌握了消息、通訊的寫作方法,邊學習邊深入采訪寫作。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的稿件見報數量逐年上升了,質量逐年提高了。1989年我摘取了“楚雄軍分區新聞報道特等獎”的桂冠。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回顧4年多來搞業余新聞寫作的經歷,有失敗,也有成功,有苦澀,也有甘甜?,F在,我的《剪報冊》在一天天一年年的增厚,它是我付出的心血的回報。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原載《楚雄報》1991年10月31日“讀者·作者·編者”欄目)。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不可貪大求全

一些初搞新聞寫作的通訊員,一提筆就是“大通訊”“大文章”,少則七、八百字,多則幾千字,貪大求全。他們認為“小消息”難得有出息,瞧不起“豆腐塊”“短文章”,總想一鳴驚人。結果,花了不少時間寫成的長篇大作,投向報社后得到的卻是“泥牛入海無消息”。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其實,一篇新聞作品的好壞,并不在于它篇幅的長短,而在于它的內涵。小消息雖短,但“五味俱全”,遣詞造句,謀篇布局都有講究。首先要來得快,搶時間、爭速度;其次要簡明、準確,說清問題。這樣,小消息就會在平淡中顯神奇。這一切都要求作者具有叫強的新聞敏感性和寫作功底。因此,有時寫小消息更見真功夫。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結合我州實際,根據筆者搞了幾年新聞寫作的體會,得出的結了論是:“不可貪大求全”。特別是給《楚雄報》投稿,更應多寫短文章、發小消息?!冻蹐蟆纷鳛橹菁増蠹?,它的讀者群主要是縣、鄉、村基層干部群眾,因而報紙要求信息容量大,能使基層干部群眾在較少的時間內了解較多的新人、新事、新信息,學到新東西,掌握新知識。讀短文章,看“小消息”,恐怕也是編者和讀者的共同心愿吧。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萬丈高樓平地起。有志于新聞寫作的同志,特別是初搞寫作的同志,從寫“小消息”開始吧。切不可貪大求全。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原載《楚雄報》1991年12月19日“讀者·作者·編者”欄目)。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業余新聞寫作好處多

新聞寫作是我的業余愛好。業余新聞寫作促使我多聽、多看、多想、多寫,促使我博覽群書添智慧。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那一篇篇見諸報紙雜志的“豆腐塊”,是我業余新聞寫作付出的心血換來的成果。是對我的德、識、才、學的綜合檢驗。我的那兩本厚厚的個人“剪報冊”,比文憑更能向人們展示我的實際,使我的朋友們羨慕不已 ……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這一切是支撐我堅持業余新聞寫作的信念支柱。和收獲比起來,一切的辛勤、汗水和他人的譏諷又算得了什么呢?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朋友,如果你覺得業余時間枯燥無味,抱怨日子難熬的話,請你加入到我們的行列中來。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原載《楚雄報》1994年4月30日“讀者·作者·編者”欄目)。tUZ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注:這時的《楚雄報》還不是日報,只是周三刊。
作者:普金華,系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楚雄彝族自治州南華縣作家協會副主席;人民解放軍原中校;人民警察原四級高級警長、一級警督;南華縣“菌鄉銀發”志愿服務團副團長、矛盾糾紛調解志愿服務隊隊長。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