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文學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散文/隨筆/小品

天堂里有沒有互聯網?――追悼文友楊會昌

作者:李智紅 發布時間:2002-12-11 原出處:彝族人網 點贊+(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2002年的6月16日,是農歷的五月初五。這一天,既中國傳統的端午佳節,也是九歌離騷,天問山鬼的大詩人屈原憤而投江,魂歸汨羅的忌日。同樣也是在這一天,我朝夕相處,情同手足的文友加網友楊會昌,在獨自駕駛車輛從大理返回永平的途中,因遭遇車禍而連人帶車墜入波濤洶涌的漾濞江。盡管有好心的司機及時將他救起,并由執勤路過的漾濞交警及時送往州府。盡管大理州人民醫院迅速抽調“精兵強將”全力進行搶救,但終究沒有能夠挽留住他年輕的生命。就在新聞聯播片頭的國歌剛勁有力地奏響的時候,他35歲的心臟也隨之停止了跳動。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驚聞噩耗是在第二天早晨的七點半鐘,是永平人保公司楊經理親自打來的電話。因為要作為主要的媒體記者參加永平縣首屆緬桂花節的新聞發布會,只好強忍悲痛,耐心地等待會議的結束。挨到吃中午飯的時候,我粒米未進便匆匆趕回到家,分別給他生前的好友常華敏、楊曉忠等掛了電話通報消息,并同時四處聯系車輛,相邀著趕往他七十多公里外的老家云龍縣舊州鎮去為他“送行”。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們一行趕到舊州的時候,他的遺體已被故鄉的親朋好友發送上山,我們來不及喘口氣便又匆匆趕往墓地。到達墓地時安葬儀式剛好結束,我們所能看到的,僅只是一片青郁的草地之間一座由亂石和泥土壘起的墳包。墳包簡陋得連塊墓碑也沒有,真正是赤條條來,赤條條去。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記得我和楊會昌結識,是在1988年的秋天前后。那時,他剛從省銀行學校畢業分配到永平人保公司不久。因為去找一位與他同在一個科室上班的熟人,我們便自然而然地認識了。印象中那是一個晴朗的日子,我們談得非常投契。從閑聊中知道他也和我一樣喜愛文學,只不過從未向外投寄過稿件。當晚,他便將寫在筆記本上的一首名為《五月》的詩歌,抄給我幫忙修改。我在作了一些技術性的處理之后,又寫了一封短信將其推薦給時任《大理報》文藝部主任的張乃光老師。一個星期以后,他的這篇處女之作便在"洱海"副刊登了出來。處女作的發表,激起了他的創作興趣。兩天后,他又將另一首新作《牧羊姑娘》交到了我的手上。我在看過之后,又對其作了些必要的修改,然后推薦給了時任《昆明日報》文藝部主任的瞿文早老師。不久,這首詩歌也在該報的"紅土地"副刊發表出來。此后,他便算是正式走進了文學創作這個行當。兩年以后,經我介紹和推薦,他被大理州作家協會吸納為會員。并且還在州公司領導的幫助下,整理印行了一本自選的詩集,我應約專門為其寫了序言。1998年,我借在省城上學的機會,找到時任省作協副主席的楊紅昆老師和負責協會秘書工作的屈寧老師,將其介紹加入了云南省作家協會。因為志趣的相投,我們時常會聚在一塊,交流報刊信息,暢談創作經驗,友情也日見深厚。他呢,每隔兩三天便要在晚飯后準時到我的陋室閑聊一陣,然后獨自穿過市聲鼎沸的大街,回到他空蕩蕩的居所。在鄰居和旁人的眼中,十多年來他便一直是我們家的???。我們一家人,也同樣一直把他當作一個“編外”的家庭成員對待。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創作逐步走向成熟,作品有了一定的厚度和深度,采用率也越來越高。到他去世的前夕,已先后在《散文》、《散文詩》、《民族文學》、《延安文學》、《海峽》、《思維與智慧》、《家庭醫生·海外版》、《中國民族報》、《北京晚報》等數百家報刊以及香港、臺灣、澳門等海外地區的眾多報刊發表了近百萬字的各類作品。并以其不凡的創作業績,成為大理州文壇上一名“能征善戰”的宿將。想不到就在他創作勢頭正健的時候,無從預料的車禍卻永遠地奪去了他的生命。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楊會昌生前曾多次邀約我跟他一起回鄉探親,順便去領略素有云龍小江南之譽的舊州風光。去看看他老家門前日夜奔流的瀾滄江,去看看他棲落大雁的秦灘和葦蕩……然而,總是由于瑣事纏身而未能成行。萬萬沒有想到第一次去他的家鄉,便是為他奔喪。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送完楊會昌返回永平之后,我首先做的事便是強忍悲痛,及時將他謝世的訃告,發貼到他生前喜愛的中青在線、云南信息港、情感詩園等許多網站的BBS和熱點論壇。同時,打開許久未用的QQ,及時與他生前的“鐵桿網友”天雪、阿妍等取得聯系,在一家網站設置了專供網友悼念的靈堂。遺憾的是由于訪問超限,靈堂在第二天便不能再用。沒有辦法,在天雪等網友的幫助下,我們另外找到了地球村網上公墓(http://www.ev991.com),并由我與常華敏一道,在云南區的46號區域,為其設置了永久的“網上墓園”。接下來,我又花了近一個星期的時間,用鮮花、蠟燭等精心部置和裝飾他的墓園。我選擇了他生前最為喜愛的《泰坦尼克號》主體曲,作為墓園的背景音樂。四處收集有關他的悼念文字,歸并到墓園的祭文專欄。并盡可能地搜集和整理了他發表在各個報刊的50多篇作品,錄入到紀念文集之中。然后又接受其兄楊會章先生的委托,為他做好各報刊社寄來的郵件信函、樣刊樣報、文章稿酬的收集。報刊按期打包,稿酬詳細登記,然后在其兄出差路過的時候,逐一清點交割。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總在想,朋友已經作古,我們這些尚在人世的舊交,應該多為逝者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既可告慰逝者,也能彌補些缺憾。但萬想不到我為逝者所做的一切,竟然還會招致另一位文友的微詞。這位文友先前曾是我和楊會昌共同的至交,早些年常常同吃同住,一塊暢談理想,相聚縱論人生。后來,這位朋友“下海”發了“大財”做了“款哥”,便遠離了寒酸的文學及寒酸的我輩。那段時間,我們十天半月也見不到他的影子,彼此也開始疏于來往。再后來,這位文友因賭海沉船而債臺高筑,只好開始滿世界的流浪。我和楊會昌等一班文友,又伸出了援助的雙手,盡力提供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但在此后不久,僅僅就因為楊會昌不愿借出自己的血汗錢去為他償還賭債,便生出怨恨,寫了一篇隨筆四處投寄,一撇一捺便將楊會昌“劃拉”進了“虛假朋友”之列。多年的友情,就這么輕易地被撕扯得七零八落。近日,該文友又炮制出臺一篇“大作”,除了以友誼的名義將楊會昌生前的落魄與凄涼“拎”出來好好地“寒磣”了一番之外,還不忘把我為楊會昌所做的一切,痛斥為是“不顧廉恥的大包大攬”。我想,大包大攬倒也是明擺著的事實,至于“不顧廉恥”我則百思不得其解。大約楊會昌身后那許多的事情本應該交由這位“真朋友”來做,才能算是“顧廉恥”明智選擇。人心叵測,諍友難做。楊會昌是還沒想透這個道理,便匆忙跨鶴西去。我呢,寒心之后終于悟出了許多東西。一個人對待友情,萬不可如我一般過于執著過于當真??偸前屯约旱呐笥涯茏哒?,能表里如一言行一致,能把日子往好里去過,但人家興許并不領情。楊會昌的猝然離去,使我對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善待自己,何必硬要勞精費神地去哀其別人的不幸,怒其朋友的不爭。旁人也罷,朋友也罷,各有各的生存方式,各有各的信念立場。成龍上天,成蛇鉆洞,榮辱自便,與我何干。好好地珍惜自己的"當下",把自己,把家人照顧周全才是正理。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楊會昌除了癡迷于文學,還是個“著名”的網蟲。他酷愛上網,在中青在線、云南信息港等許多網站的熱點論壇,都有著較高的知名度和人氣。他有兩個常用的網名,一個是天空飄過一片潔白,一個是云夢春山。也不知道天堂里有沒有互聯網?他在天堂還能不能泡網?在他去世之后,我曾以他的兩個網名意會出了一付挽聯,不求工對,寄托哀思而已:春山云散,一片潔白逐逝水;西陲月落,三迤花雨哭英年。mbu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