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文藝 Culture and Ar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藝 > 文藝特寫

涼山彝族電影的困境及發展探究——以《我的圣途》為例

作者:?侯默 黃立佳 發布時間:2022-11-21 原出處:?《傳播力研究》2020年20期 點贊+(

摘要:涼山彝族電影作為少數民族電影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傳播民族文化、傳承民族精神等方面起著重要作用。本文在梳理涼山彝族電影發展現狀的基礎上,以涼山彝族電影《我的圣途》為例,探討涼山彝族電影發展困境,并以此尋求涼山彝族電影發展新方向。
關鍵詞:涼山彝族電影;我的圣途;發展策略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電影《我的圣途》宣傳海報

涼山彝族電影《我的圣途》,改編自電視文學劇本《山神》,由涼山文化廣播影視、加拿大巨龍海升國際影業公司聯合出品,講述了20世紀20年代,中國四川大涼山地區,一位畢摩(彝族歷史與文化的傳承者)為了完成父親的遺愿,一路“尋找圣途”的故事。該影片獲得第十一屆加拿大中國電影節“最佳導演獎”“最佳人文精神獎”,第十屆韓國安山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第十二屆中美電影節“最佳影片天使獎”,并入圍蒙特利爾、威尼斯、韓國釜山等多個國際電影節?!段业氖ネ尽酚?016年底在國內上映,國內排片量少、票房不理想、觀眾口碑兩極分化嚴重等問題,使得《我的圣途》國內“遇冷”,與國際電影節廣受“追捧”形成鮮明對比。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涼山彝族電影的發展現狀

我國彝族題材的歷史可追溯到1955年,《神秘的旅伴》可算作第一部關于彝族題材的電影。[1]1964年,根據彝族撒尼人同名民間敘事長詩改編的彝族電影《阿詩瑪》被觀眾認可且廣為流傳。在文化大革命后,彝族電影迎來了“復蘇”期,代表影片有《奴隸的女兒》《奇異的婚配》《彝海結盟》等。21世紀以來,彝族電影開始進入發展期,數量較早期相比有所增加,如2005年的《花腰新娘》,2012年的《彝文之戀》《支格阿魯》,2013年的《月亮花》,2016年的《我的圣途》,等等。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彝族電影在新時期數量有所增加,但被觀眾熟知的彝族電影如《花腰新娘》仍是由“漢族導演”選取“漢族明星”進行“扮演”,而彝族本土導演拍攝的彝語電影依然是“小眾”的。整體來看,彝族電影以云南的彝族電影為主,涼山彝族電影如《查而古呷》《涼山尋寶》《支格阿魯》《我的圣途》《阿伊阿妞》等影片,無論上映還是未上映,受眾基本集中在本土彝族,在國內其余地區“無人問津”,可以說,涼山彝族電影在少數民族電影中仍處在“邊緣”地位。[2]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電影《我的圣途》劇照

二、涼山彝族電影的發展困境

(一)無法擺脫“西方中心”下的“他者”凝視

“他者(The Other)是相對于自我而形成的概念,指自我以外的一切人與事物。凡是外在于自我的存在,不管它以什么形式出現,可看見還是不可看見,可感知還是不可感知,都可以被稱為他者?!睕錾揭驼Z電影《我的圣途》作為一部中加合拍片,雖然取景于四川涼山,使用彝族演員,用彝語進行制作,也相對真實地還原了涼山彝族的風土人情,但依然無法擺脫傳統少數民族電影中的“他者凝視”。例如男女主人公“沖破世俗”的“性愛”片段,導演用12個不同部位的特寫鏡頭展現性愛的“激烈”,男女主人公裸露的身體配上傳統的涼山彝族音樂,有種“民族+國際”生硬結合的“不倫不類”之感。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在20世紀20年代的涼山彝族社會,彝族男女是否如此“出格”有待考據,影片用如此橋段來描寫性愛是否妥當值得深思??梢哉f,《我的圣途》“迎合”了國際電影節的口味,依然是滿足“西方中心”視角下的“被觀看”。涼山彝族電影在走向國際的進程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形成了“被他者化”的“東方主義”,滿足西方世界的“獵奇”心理,并形成西方社會對涼山彝族民族文化的色情想象。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二)“跨文化”傳播難以形成“身份認同”

文化被認為是一種“約定俗成”的行為規范和生活習慣,不同國家、地域、種族、民族因其歷史發展、政治經濟、地理環境等因素的不同,在發展過程中形成其“獨特”文化系統。當一個文化社區的成員向另外一個文化背景的成員傳遞、交流“文化符號”的行為與過程,就可以被稱之為“跨文化傳播”。[3]涼山彝族電影《我的圣途》作為作為一部“向內性”的民族影片,展現了彝族奴隸社會時期的“神判”方式——端鏵口。彝族部落“頭人”在判斷畢摩沙馬達伊是否偷羊時,在沙馬達伊手上鋪白布,放九根樹枝,把燒紅的鏵口放上,令其慢走九步,若白布、樹枝未燃燒,手掌心未灼傷,就表示沒有偷羊。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我的圣途》展現了涼山彝族社會的“原生態”,但彝族以外的受眾是否會因無法理解其文化內涵,在觀看時產生“文化困惑”,無法做到對“他者”的理解,最終難以形成“文化認同”。在涼山彝族電影國際傳播過程中,國際社會是否會把民族“想象”成荒蠻的,從而加深對涼山彝族“落后”的“刻板印象”,使得我國少數民族電影無法真正做到“跨文化”傳播,無法實現其民族國家的“身份認同”。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三)“市場化”下的“生存困境”

21世紀以來,電影制作、電影發行乃至整個電影體制都發生了深刻變化,傳統的“計劃經濟”已不能適應我國的市場經濟環境,作為和資本密切相關的電影藝術,不得不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求得自身生存。在“泛娛樂化”的觀念和“市場化”的驅動下,“票房”無疑成為每個投資人所關注的焦點。2016年11月3日上映的《我的圣途》,總票房僅為67.1萬,而同期上映的好萊塢電影《奇異博士》票房為7.52億,馮小剛導演的《我不是潘金蓮》票房為4.84億,李安導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票房為1.65億,劉震云編劇的《一句頂一萬句》票房為2 090萬,印度電影《腦殘粉》票房為153.3萬。通過涼山彝族電影《我的圣途》在國內上映期間的“極少排片量”“極低上座率”和最終票房,我們可以看出,在商業片大行其道的今天,少數民族電影很難分得電影市場的一杯羹。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票房市場的走低就意味著投資風險的加大,“高風險”的低回報率,使得國內民營的電影公司不愿意投資少數民族電影,因此,有意愿拍攝少數民族題材的導演不得不向海外尋求資金支持。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合拍片”出現,在取得一定資金進行拍攝、制作、宣傳并借此快速融入國際社會的同時,少數民族“合拍片”很難不受到國際資本市場的影響,難免“淪為”一種迎合西方的“民族藝術片”。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三、涼山彝族電影的發展策略

(一)尋求“普世”民族精神,建立“文化自覺”

“文化自覺”是由費孝通于1997年提出,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對其文化要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來歷、形成的過程、所具有的特色和發展的趨向?!睕錾揭妥咫娪白鳛橹腥A少數民族電影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傳播民族文化、傳承民族精神等方面起著重要作用,在全球化的語境下,涼山彝族電影的創作應在傳達本民族文化的基礎上,尋求人類“共通”母題,以此擴大影片的傳播范圍。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一些少數民族電影導演如藏族導演萬瑪才旦,通過他的影片可以看到藏民在現代化和漢文化沖擊下民族生活的變遷、傳統和現代沖突下復雜的心路歷程,影片所傳達的情感具有一種“普世性”,可以使非藏族的少數民族族裔產生共鳴。[4]值得提出的是,尋求“普世”民族精神,不是抹滅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和文化傳統,而是創造一種平等、分享的“差異共通性”,通過電影增強國家民族集體記憶,建立“文化自覺”,并最終達到“文化認同”。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二)國家政府政策支持,培養本土電影人才

我國少數民族電影長期“小眾化”和“邊緣化”是不爭的事實,在少數民族電影自身很難在“資本化”的電影市場中獲得發展的情況下,我國相關政府部門和電影機構應發揮“宏觀調控”的作用,保障少數民族電影的發展利益。例如影片《婼瑪的十七歲》,在其250萬元的總投資中,就包含紅河州政府資助的50萬元。[5]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有著得天獨厚的拍攝環境和豐富的彝族文化傳統,然而筆者并未搜索到涼山州政府資助本土電影的相關信息,可見涼山州政府對于電影文化方面的資助顯然是不足的。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資金資助以外,電影節也是促進少數民族電影發展的重要舉措。例如,北京國際電影節的北京民族電影展是我國少數民族電影重要的展出平臺。在第十屆北京民族電影展上,廣西壯族題材電影《又是一年三月三》、藏族題材電影《紅緣》等自全國17個省區市、18個民族的46部影片入圍。[6]除參加電影節提升涼山彝族電影知名度外,涼山州政府和相關電影部門還可對少數民族電影實行公開放映,培養受眾對于涼山彝族電影的審美旨趣,并可依托地方高校如西昌學院,使作為電影后備軍的大學生參與到涼山彝族電影創作中來,培養涼山彝族本土人才,發掘涼山彝族電影優秀創作者。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四、結語

涼山彝族電影對反映涼山彝族獨特風俗風貌、展現涼山彝族文化具有重要意義。新時代下的涼山彝族電影應展現豐富的民族景觀,塑造生動的民族形象,并通過“在地性”文化符號的傳播,傳達“普世”民族精神。涼山彝族電影只有真正講好“民族故事”,建立“民族自信”,才能減少“文化焦慮”,并最終實現涼山彝族電影的藝術價值和審美價值。ZIt彝族人網(彝人網)- 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

2001年,正是互聯網興起的年代,彝-人-網團隊便確立了構建彝族文化數據庫的宏遠目標,初心不改,堅持走下去。

參考文獻:
[1]楊曉軍.中國彝族題材電影之縱向梳理[J].電影文學,2014(20):12-14.
[2]張劍.西方文論關鍵詞:他者[J].外國文學,2011(1):118-127+159-160.
[3]朱靖江.在野與守望:以影視人類學視角反思少數民族影視創作[J].上海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37(03):18-27.
[4]費孝通.對文化的歷史性和社會性的思考[J].思想戰線,2004(2):1-6.
[5]林吉安.民族影像中的國家、市場與權利——21世紀少數民族電影的政治經濟學[J].民族藝術,2016(5):94-100.
[6]吳麗.云南少數民族題材電影發展歷程研究[D].云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4.

原載:《傳播力研究》2020年20期;圖片:來自互聯網。

【聲明】本文轉自公開互聯網平臺,并經彝族人網排版發布,旨在公益宣傳彝族文化和彝區發展。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完全贊同或者證明其信息真實性。文章版權歸屬作者和原媒體,如著作權人不愿意在本網發表或文章有問題,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或修改。特此向作者和原媒體致以敬意和感謝!  (了解更多…)

所屬專題:

涼山彝學
台湾佬?偷拍?娱乐?中文网